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媽媽不是沙包、也不是出氣筒

2009-12-2 上午 10-04-53.JPG 

除了標題「媽媽不是沙包、也不是出氣筒」之外,同理「孩子也不是沙包、也不是出氣筒」喔!如果父母仍然習慣打罵孩子、處罰孩子的,孩子很自然地會「從經驗學習」到上述的行為,進而去打罵別人喔!

優幼團的第一次聚會,原本的設定是要讓孩子逐步熟悉環境、熟悉同儕、熟悉其他家長、也熟悉我這位帶領者的。因此不該、也不能在第一次見面,和孩子還沒有任何「存款」(優幼談的「存款」指的是雙方因相處融洽而累積的影響力)前,就進行性格調育的協助。

只是當有孩子出手要打媽媽,而媽媽身上還抱著老二時,我當下必須立即性的判斷:要介入協助嗎?還是靜待觀察呢?

介入協助,有可能耗損了我跟孩子僅有60分鐘的互動經驗;也有可能在其他家長還「看不懂」的情況下,把他們「嚇跑」了;靜待觀察雖然不會有上述的後果,但「優質的幼年經驗、和諧的親子關係」是優幼班的「立班基礎」,孩子打媽媽,是一件親子兩敗俱傷的經驗,更不會是一種和諧的關係。

於是,我決定介入協助!

學齡前的孩子,真的沒有太多的需求,多數不良行為的源頭都來自於「需要父母全心的關注」。

有2個孩子以上的家庭,應該也有經歷過「真希望自己可以分身」的感慨,因為怎麼做,好像都不能同時滿足每一個孩子?(只有一個孩子的家庭,還是有可能遇到類似的議題喔!)

偏偏老大在生命的前2、3年,通常得到的(或是孩子以為)就是父母全心的關注,直到老二出生後,如果父母沒有相關的作為,很容易讓老大感覺到自己的關注被剝奪了。

最初的6個月到1年,還有可能是手足的蜜月期,因為老大可以從照顧弟弟妹妹,得到爸媽的稱讚、以及自己身為哥哥哥姐姐的成就感。

但如果爸媽總是護著老二、總是抱著老二、總是哄著老二,然後要求老大「像個哥哥姐姐的樣子」,蜜月期也有可能提早結束喔!

就從某一天起,手足的互動,開始多了捉弄和欺負,這是老大發出的警訊,但能看懂的大人不多,於是又多了對於老大的責罰,要求老大不可以捉弄和欺負弟弟妹妹。

要求是要求了,但捉弄和欺負的行為反而會日趨增加。

而通常「精明」的老二,如果覺察了父母的「不公平對待」,就會使出「天使絕招」,想辦法當個乖孩子,黏著、賴著、依靠著爸爸媽媽。

老大都不是故意要不喜歡弟弟妹妹的,但對這些行為,心中就會冒出一股無名火,愈看愈不爽,「既然老二是乖孩子,那我就來使壞吧!」孩子心裡雖然不會這麼想,但卻有股莫名的趨力這麼做。

此時愛孩子、不打不罵、溫柔以對的媽媽,就往往成了「受害者」。

凡事總有第一次,孩子第一次打了媽媽,換來了什麼?

無論當時在做任何事情的媽媽,一定會看著孩子,跟他說話。

「媽媽有回應了!」孩子那很不成熟的心理如此解讀。

如果媽媽的回應愈來愈大,也就引發了孩子更多對媽媽的衝撞,然後陷入負面循環。

我們「同理」著老大希望爸媽重新全心關注他的心情,但「不同意」孩子用打的、用衝撞的方式對媽媽(或對任何人,當然前提是,孩子也沒有被打的方式對待著)。

今天,我抱住孩子,就在媽媽的面前。

「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想法、有很多需求,你可以用別的方式表達,可以用說的,但媽媽不需要被你打」,我溫和而堅定的抱著孩子,然後說著。

孩子當然想掙脫,我也同理他,畢竟我是一個才認識60分鐘的陌生人而已,然而打媽媽在當下的合理結果,是被我抱著,沒有威脅、沒有恐嚇、沒有責罵,只有抱著。

「你愈用力,我就抱愈緊;你放鬆,我就放鬆」,我覺察著孩子的力量然後反應著,孩子雖然被我抱著,但同時擁有選擇權。

對於學齡前的孩子,父母或任何的大人,還是有體能上的優勢,可以讓彼此都不受傷的狀況下,一起面對這個合理的結果。

同時也跟媽媽說明,請媽媽讓還抱在手中的老二,先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,準備好全心且唯一的迎接老大。

隨著孩子的力氣放鬆、情緒放緩,我也跟著放手,跟孩子確認過後,我抱著孩子交到媽媽的懷抱裡,然後我氣喘吁吁地跟媽媽和孩子道謝,謝謝他們的信任,在第一次見面就讓我介入協助。

也謝謝今天參與優幼聚會的家庭們,你們看到了優幼在「性格調育」當中的一環,也體驗了「溫和而堅定的態度、自然或合理的結果」的實務做法,希望沒有嚇到你們。

我們常用「寫劇本」來描寫親子互動的模式,數年的經驗,累積了許多的場景,讓孩子按照劇本演出。而孩子並沒有改寫劇本的能力,因此會需要父母、甚至專業工作者的協助。

隨著一次一次「溫和而堅定的態度、自然或合理的結果」,孩子才能真正掌握自主的力量,才能享受和父母互動的樂趣,甚至更進一步地照顧手足。

而這正是優幼在推動的「優質的幼年經驗、和諧的親子關係」呀!人類整個族群,也才有機會一代比一代更好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