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你對、你也對,讓孩子面對自己的行為

074.JPG.jpg 

眏入眼簾的,是一個孩子靠著媽媽站著,而媽媽正對著另一位孩子嚴肅地說著:

「你怎麼可以沒有問,就拿走別人手上的東西呢?這樣是搶耶!搶東西是不對的,你知道嗎?⋯⋯」

我迅速觀察了一下現場,靠著媽媽的孩子,手上拿著一隻彩色筆,為了先暫停媽媽繼續對另一位孩子的「教誨」、也為了瞭解實際狀況,我走到兩個孩子中間蹲了下來。

媽媽跟我說了發生的事情,就和她剛才對孩子說的是大致雷同的內容。

沒有大人可以靠的孩子,明顯地感受到緊張,我直覺式的先關心他,然後問他發生了什麼事?

他說:「那是我剛才畫畫的筆,我放在桌上,然後我離開再回來就被他拿走了⋯⋯」

「喔!」我接著重覆了孩子的話,以確認我聽到的、跟孩子說的是一致的。

接著我再問靠著媽媽的孩子,剛才發生了什麼事?

他說:「這隻筆放在桌上沒有人用,我才拿起來,他就衝過來把筆搶走⋯⋯」

「喔!」我也重覆了他的話。

「所以你覺得這隻筆是你在使用的,別人不應該拿走?」我問沒有大人可以靠的孩子,孩子點點頭說:「對!」

我轉頭問有大人可以靠的孩子:「所以你看到這隻筆放在桌上沒有人用,你可以拿來使用?」孩子也點點頭說:「對!」

「你覺得你在使用的筆,別人不應該拿走,你對」,我說,「你看到沒人在用這隻筆,所以可以用,你也對。」

「你們兩個都對,可是我們只有一隻筆,怎麼辦呢?」我很真誠的詢問孩子。

不到30秒的沉默,靠著媽媽的孩子,把他手上的彩色筆,塞到媽媽的手上,然後去玩別的玩具;另一位孩子看了我一眼,也沒有要那隻彩色筆,跑去玩別的玩具了。

原本是兩個孩子爭奪焦點的彩色筆,瞬間失去了價值。而事實上,彩色筆始終都不是重點!

為什麼我不在當下,去處理孩子「搶」的問題?

因為行為的「問題」,都不是「當下」可以被處理、被解決的。

這個事件發生在優幼PG的第一次聚會,我對雙方孩子和家庭都沒有足夠的認識,無法去判斷事情的前因後果,因此我能做的唯一一件事,就是「相信每個孩子」。

家長會用「搶」這個字眼描述孩子的「直接拿走別人手上的東西」,或許不為過,但對我來說,這仍然只是「一個行為」,而孩子的行為反映的是經驗的累積或需求的匱乏。

在很多親子團體的現場,明明資源就有很多(就像現場彩色筆有很多),為什麼孩子總是要「搶」?而大人又會用怎麼樣的方式回應?

手足的互動也是如此,為什麼買了再多的玩具、佈置了再棒的情境,孩子總是想要的,就是對方手上的那個?

對於多數的爸媽而言,所謂的教養,就是在孩子不良行為發生的當下,用各種方法期望可以停止孩子的不良行為,甚至未來不會再發生類似的行為。

家長很希望可以找到一個答案、一種做法,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爭搶的行為。

如果教養就是這樣簡單,那就太棒了,偏偏大家的經驗並不是如此,孩子的不良行為往往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發生,而爸媽在沒有覺察的情況下,也只是一直換方法:

好好講沒用,就用交換利誘的;交換利誘沒有用,就用罵的;罵的沒用,就用處罰的;處罰的沒有用,就用打的⋯⋯。而事實上,這些方法不但沒有用,還不斷的挫敗孩子的心理和親子的關係。

參與優幼學程的家長就知道,上述的無效教養方法是「肥料」,不斷的滋長著「雜草」(不良行為)。

對於學齡前的孩子,他們並沒有太多的經驗和足夠的理性,去面對每一個當下的狀況,爸媽和大人要做的,是提供充裕的時間和環境,讓孩子在安心後,可以面對自然的結果或合理的結果,然後為自己下一次的行為增加選擇。

而所謂的不良行為,許多時候也是大人一廂情願的認定,的確,動手直接拿走別人手上的東西,並不是一個合適的行為,但這就定義叫「搶」嗎?

對很多孩子來說,他使用的物品或玩具,在這段時間就是屬於他的,如果有別人拿走,孩子的第一個反應一定是拿回來。

同時我們也必須瞭解,另一位孩子需要去拿別人放在桌上的物品,背後也有他的目的和動機,就這次的事件看來,孩子應該已經習慣自己製造衝突後,讓媽媽為他出頭,享受得到的權力吧!

試著用「你對、你也對」的方式,讓孩子必須面對自己的行為,然後提出解決方法,如果這件物品相當重要,孩子一定會想出方法,如果物品並不重要,只是錯誤目標的工具,那麼孩子就會轉移目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