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和孩子分享自己的童年故事

DSC06803.JPG.jpg

下班後,跟著孩子走向停車場的路上,我們聊到孩子在展賦自學團的一天。

展賦自學團的唯一「校規」是『輕聲緩步』,簡單的四個字,卻包含了難度很高的自我控制、以及尊重他人的概念在其中,對於小學階段的孩子要全然做到,的確不太容易(有時要大人做到都不容易了)。不過自學團是「親師生合夥的教育共同體」,所有重要的事情,都是親師生三方共同努力的事情。

粉圓這幾天愛上了「鬼吼鬼叫」,在自學團的環境裡的確造成了其他人的干擾,因此我在昨晚和粉圓召開了緊急家庭會議,認真的討論了這件事,粉圓也承諾他會努力減少鬼吼鬼叫的次數(同時我們也思考,近期的忙碌行程,是否讓孩子少了可以自在嘶吼大叫的機會)。

而家庭會議的結論是需要追蹤的,粉圓說:「我今天『只有』鬼吼鬼叫3次,跟昨天15次比起來少很多了。」

我說:「那明天就只剩1次或2次可以鬼吼鬼叫了耶!後天又更少了。」

粉圓說:「後天就不會再叫啦!」

對於孩子的「承諾」,父母親不要太嚴肅的看待,孩子不是「不想」說到做到,有時候是他們還「無法」說到做到。

再聊了其他的學習活動後,又談到綠豆在自學團裡奔跑這件事情。

我開玩笑的說:「所以你們兄弟倆,一個違反校規『輕聲』、一個違反校規『緩步』喔!」

「是啊!」兩兄弟笑笑的回答。

「我小時候,如果違反校規的話,你們知道會怎麼樣嗎?」他們好奇的搖搖頭。

「會被要求去掃廁所喔!」我說。

不過對於視清潔為共同事項的綠豆粉圓來說,掃廁所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。

「我們小時候的學校,廁所有10多間,所以要把10多個馬桶清乾淨」,我說。

綠豆粉圓媽也補充:「而且廁所都很髒,要掃很久、很辛苦!」看來,她也有過相同的經驗。

綠豆不解的問:「我還以為會被打屁股耶!」

「會打屁股,不過是考試考不好的時候」,國中學了什麼都已經忘光的我,對於同學被打的畫面仍然歷歷在目。

「那用什麼打呀?」綠豆追問。

「用掃把呀!」我說。

綠豆再問:「那打手心也是用掃把嗎?」

「不是,是用木頭椅子的橫條」,我沒被老師打過屁股,但椅子橫條打手的經驗很豐富,因為沒到100分,少1分打1下,打完還要跟老師說謝謝。

我問瞋目結舌的綠豆粉圓:「你們有想要體驗這樣的生活嗎?」兄弟倆連忙搖搖頭。

 

對孩子來說,爸爸媽媽的童年經驗,是他們很好奇的「未知世界」。

藉由和孩子分享過去的經驗,一方面重新審視過往人生(有時候還可以順便自我療癒)、另一方面也和孩子一起覺察過去與現在的時空環境差異。

很多爸媽和長輩,仍然被困在「當年還不是這樣把你拉拔大」的觀念裡,認為對現代的孩子,採用和過去相同的教養模式就好了,「我還不是活得好好的」是不少爸媽告訴自己的理由。

在和孩子分享自己生命故事時,正好可以多一份思考:「過去我們被對待的經驗,還適合在現代重覆使用嗎?」

就像過去的年代,如果有人拿鞋子丟總統,那這個人的下場一定很慘。但無論你對這個行為的看法是支持還是反對,這就是現代的社會環境與氛圍,也是孩子要面對的真實世界!

就像我們的童年,無論開心或難過、無論好事或壞事,都是我們的真實生命歷程,試著和孩子分享,用說故事的方式,和孩子一起面對自己的過去、同時展望孩子的未來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