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說對不起,是選項之一、不是唯一

3422667_orig  

「做錯事,說對不起」,對大人來說似乎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了。 

於是孩子從會說話開始,父母就不斷耳提面命地要求孩子「做錯事,要記得說對不起」。

然而這樣的要求,隨著孩子長大,卻容易呈現四種極端的狀況:

狀況一:孩子寧願被打死罵死,也不願說對不起

狀況二:孩子所了所謂的錯事,自己先大發雷霆,一切都是別人的錯

狀況三:孩子做了所謂的錯事,丟下一句對不起就一溜煙的跑走

狀況四:孩子說了對不起之後,就要求對方一定要原諒他,而且還要很開心地原諒他

這四種狀況都不是父母樂見的,但難道父母不能要求孩子做錯事要說對不起嗎?

在回答這個是非題之前,我們可以從三個層面來思考:

 

一、所謂做「錯」事,是由誰來決定事情的對或錯?

阿德勒心理學提到「無人自願為惡」,套用在孩子的身上更容易瞭解。基本上孩子的行為都不是故意的,而是行為的背後有一股「善」的動機和趨力,讓孩子決定展現某種行為。

「善」的動機和趨力?孩子都打人了!都搶別人手上的玩具了!簡直壞到不行了!哪裡有「善」!?

這裡所謂的「善」,並不是傳統價值所認定的善,而是當事人(孩子)認為「對自己有益」的事。

打人的行為,有可能來自於彰顯自己的地位,對自己有益;搶別人手上的玩具,有可能來自於享受擁有玩具的瞬間,對自己有益。(註:會打小孩的父母,往往也是有「善」的理由,例如:要讓孩子得到教訓⋯⋯之類的)

更多數孩子的行為,背後的動機和趨力只是覺得好玩、或是吸引別人的注意。

回想我們小時候,幾乎每個班上都會有拉女生辮子的男生,男生的心理並不是想著「我今天就是要做錯的事情」,而是藉由這樣的行為引起注意而已。

難道因為孩子覺得好玩、或是吸引別人的注意,所以我們就要同意孩子的行為?讓孩子打人?搶玩具?拉辮子?

當然不是。

孩子的行為,如果沒有影響到其他人,基本上那是孩子自己的行為,也是他的個人自由。

但當孩子的行為,對其他人產生了影響了,那就是「人際議題」,需要由「行為和受影響的雙方」來討論這個議題。

沒有任何的第三者,包括父母或老師,有資格或有權力去評斷誰對誰錯。除非父母或老師就是受影響的當事人,但也不是從對錯的角度來看待行為。 

受影響的人,可以運用「我訊息」完整地表達,內容包含:(1)對方的行為、(2)造成的影響、(3)自己的感受。

例如:「你打我,讓我很痛,我不喜歡被打」、「你搶走我手上的玩具,讓我必須暫停遊戲,我覺得很生氣」。

而行為的當事人,在聽完對方的「我訊息」後,就需要提出自己的解決方法。

例如:看看對方有沒有受傷、幫對方擦藥、陪伴對方哭完、把玩具還給對方、說對不起⋯⋯等(是的,說對不起是選項之一、而不是唯一的選項)。 

而受影響的人則可以選擇是否接受對方的解決方法,也可以提出自己的解決方法。

當然這樣的議題討論,是在行為和受影響的雙方都沒有「情緒」的時刻才能進行,如果任何一方有情緒,那麼基本的作法就是「先處理心情、再處理事情」囉!

而父母和老師要做的,是陪伴孩子完整的走完討論的過程,角色就像是調解委員會的主席,而不是法院的法官。

 

二、孩子的感受:對事也對人,承認做錯事等於承認自己是不好的

父母教養的出發點,多是希望孩子調整所謂不好的行為,採取的是「對事不對人」的角度。

然而孩子因為大腦發展和生命經驗的不足,並沒有辦法感受到父母的用心良苦,因此當父母說孩子「做錯事」的時候,孩子的直接感受就是「我是錯的、我是不好的」。

單純的孩子就會直覺反應:「我哪有!我才沒有!」然後父母也誤以為孩子否認、說謊,更是踩到父母的紅線,於是用更大的壓力逼迫孩子承認他有做錯事。

於是孩子就不會單純的反應,而是找各種的理由、怪東怪西、或是拉別人一起下水,反正一切都是別人的錯,父母的紅線再次被踩,於是再加大力道要孩子面對自己的錯事,打罵、威脅、恐嚇、處罰往往就在此刻上演。

當父母長期站在孩子的對立面,父母也就失去了教養的機會,而成了孩子的敵人,不僅失去了孩子對父母的信任、父母對孩子的影響力,更是把孩子逼上「我就是不好的」絕境。

這也是前文狀況一、二的起因,因為孩子不認為自己是不好的,所以怎麼樣也不願意說對不起、或是先大發雷霆來武裝自己。

我們建議父母和孩子站在同一陣線,面對孩子的行為,不要去判定對或錯(即使心中再怎麼認定這是一件錯事,都不需要說出來),而是陪伴孩子去面對行為的自然結果。

打人、搶別人玩具,造成對方大哭,這是孩子行為所衍生的自然結果,父母要做的,是陪著孩子一起面對這個結果,可以是靜靜地陪伴哭泣的對方、可以是溫柔的安慰對方、可以拿一張衛生紙給對方(當然,大哭的情緒也是對方的選項之一,因此沒有人有權力去中斷或改變對方大哭的決定)。

那麼事後需要檢討嗎?基本上都是不用的,檢討的前提來自於還是認定這個行為是錯的。事實上孩子已經面對了行為的結果,也就是為自己的行為擔負起了責任,是不需要再進行額外的補充說明了。

「陪伴孩子面對行為的自然結果」,因為沒有對與錯的判定,孩子自然不會連結到自己是好是壞,才能真正的達到父母「對事不對人」的出發點,而孩子從行為的自然結果當中,也會累積經驗,成為下次行為之前很重要的選擇。

 

三、說對不起,是口頭禪還是真心話?

坊間面對人際議題的方式非常快速:甲說說看、乙說說看、好!雙方道歉、握手、擁抱、結束!除了丟下一句對不起之外,什麼經驗都沒有留下。

如果所有的行為,孩子只有唯一的選項:「說對不起」,那麼很快的就會變成孩子的口頭禪,反正說了又不會少一塊肉,趕快說完趕快去玩!

我們希望孩子為自己的行為擔負起責任,當然希望孩子說的對不起,是發自於內心,感受到自己行為造成了對方的影響和困擾,然後藉由道歉做為彌補或緩和對方情緒的方式。

如前一段所說的,當孩子的行為造成對方大哭,孩子能做的或許就是靜靜地陪在對方身旁。經由這段時間的陪伴,孩子才能有機會去感受對方的情緒,然後再連結到原來對方的情緒和自己的行為有關。

類似這樣的經驗需要一而再、再而三的重覆累積,孩子的同理心、對自我行為的掌控能力,也才能一步一步的增長。

甚至隨著孩子年齡成長、語言表達能力成熟後,我們還要引導孩子「只說我的行為和感受」,協助孩子從「我做了什麼」、「我覺得如何」練習為自己負起責任,而不需要推卸責任或怪罪他人。

另外每個人都有趨吉避凶的本能,因此如果孩子面對的不是行為的自然結果,而是父母的打罵或處罰,那麼孩子為了「避凶」,也會衍生出逃避、否認、怪別人的習慣喔!

 

引導孩子思考「行為的適當性」

談了這麼多,再回到最初的問題:「難道父母不能要求孩子做錯事要說對不起嗎?」

我們建議,父母要以領導者的方式,陪伴、教育、引導孩子去思考「行為的適當性」。

我們在展賦自學團推動一項「三思而後行」的計畫,也就是在行為之前,要思考三個面向:(1)時間適合嗎?(2)地點適合嗎?(3)對象適合嗎?

如此可以跳脫對與錯的二分法,協助孩子辨別行為的適當性。

接著父母就陪伴孩子一起面對行為的自然結果(為什麼?因為你是孩子的父母呀!)因為陪著孩子一起面對,所以父母也會有「自己的感受」,這很值得和孩子分享,例如:看到對方在哭、我也很想哭⋯⋯之類的,但千萬不要淪為說教呀!

最後再和孩子一起討論出行為的解決方法,並且陪伴著孩子一起去執行。

如果孩子想出的解決方法是「說對不起」,你就會發現,這是一句徹徹底底的真心話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