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家長迴響】龜山島的優幼調育故事

7564404_orig

這是優幼的經典故事,發生在2013年6月宜蘭優幼部落的畢業典禮,我們全體親子要登上龜山島。

故事主角涵涵和媽媽爸爸正式加入宜蘭優幼部落約半年的時間。

涵涵爸爸在當天記錄了涵涵在龜山島上,陷入行為的錯誤目標,和爸爸鬥智角力的過程。

目前涵涵是展賦自學團的成員,涵涵媽媽(姝霈老師)為帶領展賦優幼團的導師,而涵涵爸爸也是展賦很大的協力者之一。

文:涵涵爸爸

因為要從汐止出發到烏石港,怕遇上車潮延誤了時間,昨天有提早讓小孩就寢,涵涵被我們叫起來後還是偶爾在放空,一早我們就在催促聲中出門,涵涵在車上吃了早餐後應該就清醒了。到了烏石港我們把需要的東西帶到一個背包,涵涵也要帶她的背包,我有試著提醒她外面很熱你要帶背包嗎?涵涵說要帶,涵媽示意我就讓她自己的選擇。

上了船,涵把背包揹著穿在救生衣裡面,本來在船艙內,後來看很多小朋友都走到船艙外,也請一個媽媽帶她出來,我剛巡視到艙門接手帶她到船頭找涵媽,也是很High。過一陣子,我發現她應該是熱到坐在船頭的椅子上,太陽太大,用媽媽的帽子蓋著頭說到了沒?

上岸後到了遊客中心接著從觀音廟出來後開始出現又熱、又累的體態,走著走著就要我抱她走,我跟她說天氣很熱抱著也會很熱,然後請她看看有沒有小孩是有大人抱著的?後來她就跟著大家走到拍照的地方,拍完合照,離開沒多久她很煩燥的跟我說要我抱,我跟她說天氣很熱抱著也會很熱,她說:「那抱一下等你手痠了就下來」,我說好吧!抱著走了一段路放她下來走,她也是邊走邊唉呦、唉呦的。

後來在路上遇到了老師跟另一位孩子,老師跟她玩「充電」遊戲,有稍微好一點,一路走到了快到涼亭的時候,又開始唉。路上遇到了別的孩子跟爸爸,兩個小女生臉都曬得紅通通的,我們目標進涼亭去休息(這時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往砲台走去了),到了涼亭,大家坐在石椅上休憩,涵涵還是很煩躁的走來走去,我跟他說先坐著休息等等風來就涼了,她還是繞來繞去唉呦唉呦的,後來說出他要坐在我的腳上她不要坐在石椅上,我先抗拒了一下說:「坐我腳上比較熱欸」,她還是唉呦唉呦堅持不想坐在石椅上,我就答應讓她坐在腳上,她又熱又累的在我身上動來動去尋找舒適的姿勢。

5227305_orig

過了一下,另外兩個孩子在涼亭內繞了一下說要去看砲台,涵涵聽到了,也看到他們離開了涼亭,就說她也要去看砲台,但是身體都沒有要起身的意思。我說:「好阿!你要下來我們才能去啊!」她就一直重複:「我要去看砲台、我要去看砲台⋯⋯」從小聲到越來越大聲,我則說:「好!我們去看砲台你要先下來阿! 把妳的背包帶著我們就出發啦!」涵涵就像沒聽到我說的話切換到跳針模式的說:「我想要去看砲台、我要去看砲台⋯⋯」我心裡OS:「該不會要我抱妳上去吧!」就跟她說:「妳要先下來啊!小朋友都自己走上去的啊!」她還是在跳針模式。

首先我打算「以不變應萬變」,讓她繼續,但過沒多久下一團的遊客紛紛進入涼亭,她還在持續跳針⋯⋯。我決定要將她帶離那個環境,將她從腳上放下來,離開她兩步的距離(對她伸出手表達我沒有要離棄她),跟他說要看砲台就走吧!妳的背包記得要拿!我期待她會因為這樣、關閉跳針模式跟上我,但是,我錯了,她切換到「哭喊摸式」,要我過去她身邊。一旦我過去了她又一直重複「我想要去看砲台、我要去看砲台⋯⋯」,我請她走出涼亭我們一起去看砲台,她就堅持一直站在涼亭內哭喊。

因為涼亭的人越來越多,甚至帶團的領隊用擴音器說:「小妹妹妳可以等我宣布完事情再哭嗎?這樣大家都聽不到欸!」我就去出手去牽她帶她走出涼亭到了看的到砲台的的斜坡上,讓她看的到砲台,告訴她砲台在那裏妳要去看我們就去看吧!希望她能轉移目標進而往前走,看來事情不是我想的那麼單純,她持續哭喊模式一直重複「我想要去看砲台、我要去看砲台⋯⋯」,我心裡OS:「妳哭的力氣跟時間都可以讓妳走去砲台了 !」

295178_orig

後來我切換到了「不優幼模式」,我說出了:「妳不走,那我要先走了喔!背包放在這,妳要去看砲台請記得帶妳的背包。」作勢要離開她,希望她跟上,很顯然她的劇本跟我不是同一本,所以持續「大哭喊模式」。

這時大家也陸續下來也發現涵涵的哭聲,後來涵媽跟文伶老師及介亭老師出現來拯救我了!本來我也在涵涵的2步左右距離,我心裡是想:「等等會不會有需要我來滿足她需求的時候」。文伶跟介亭老師聽完涵涵的需求,也告訴涵涵,因為時間到了,我們要去集合地點準備上船了。

涵涵除了跳針的說要去看砲台,有多了要我過去、要媽媽過去⋯⋯等要求(我承認我受不了跳針攻勢,好幾次都想過去滿足她的劇本,上去砲台就下來⋯⋯)介亭老師示意我要往港口前進,我走在前面聽她在後面哭喊,有幾次回頭,一直被介亭文伶老師要我繼續走!

直到遊客中心,我以為她應該知道回不去了,沒想到她還在說要去砲台的事!本來預計她在遊客中心情緒會走完,需要我可以抱抱她不說什麼!結果,這小妮子的情緒還真長,真的很讓我猜不透(她很累了,但是她用在哭喊及抗爭的體力應該可以上下砲台5~6次了吧!)

後來又是我走在前面先上了船,涵涵跟介亭老師後來上了船,我在船的走道上,涵涵終於更改劇本,要我照她的意思去她那裏、或要媽媽照她的意思去哪裡、一下又要介亭去哪裡⋯⋯。涵涵不停的改變說話的語氣方式,從哭喊到啜泣到冷靜(因為以前發生類似的事我都會跟她說:「好好說,用哭的我聽不懂」(我又好幾次忍不住要過去)介亭老師要我忍住,別回答她、別答應她,因為這時的答應,會變成答應了一件事,變成接踵而來的第二件第三件⋯⋯(這我有經驗,因為在家裡發生時就是這樣!)我告訴她我想要在船邊吹風,並不想去她那邊,那裏沒風,直到她說那只要我帶她去船的另一邊看一下就馬上回來!只有沒吹到風一下下可以嗎?介亭示意我可以答應他了,因為這是給孩子下台階。後來我問介亭這台階如何判定,因為以前我給的下台階都變成涵涵的上台階。他說這是經驗⋯⋯

一路上介亭老師跟涵說明,因為我們搭船時間有規定,必須往港口前進,所以抱著涵面向前走並讓她面向前,看的到我跟媽媽走在前,並不停跟她說明前進的方向跟爸媽是一樣的!

 

介亭老師補充說明:

會邀請涵涵爸爸翻箱找出兩年前的優幼記錄,是因為近期在優幼團中,觀察到不少家庭親子一起身陷在錯誤目標而無法自拔,希望藉由學長姐的記錄,可以讓更多家庭瞭解,為什麼優幼告訴父母:「不要滿足孩子的錯誤目標呢?」因為既然是錯誤目標,就表示父母愈去滿足、就愈是負向增強,最後親子雙方都精疲力盡、兩敗俱傷。

當時的涵涵與爸爸,正在生活當中困在「飯量」的議題當中,每次涵涵爸爸見到我,總會問我:「真的就讓孩子決定吃多少嗎?不會吃太少嗎?孩子真的知道自己要吃多少嗎?」當父母想要掌握孩子生活自主的權力和能力時,自然很容易引起第二個錯誤目標:權力鬥爭。

而當天爸爸的「多次善意提醒」(記得我們說過提醒"一次"就好嗎?)對於孩子來說,簡直就是「宣戰公告」,於是衍生了後續的狀況。

很可惜的,我們無法讓親子同時呈現兩種處理方式,然後來看實驗組與對照組的差異。但根據我們和家長共同的經驗,如果父母滿足的是孩子的錯誤目標後,孩子立刻會再提出下一個要求,然後再下一個、然後再下一個⋯⋯,孩子既沒有在當中感受到真正的愛,父母也會在孩子一再的要求最後發怒。

當天大致上可以觀察到以下三個層次的錯誤目標:

  • 過度關注:唯有爸爸抱我,我才能感受爸爸愛我;唯有爸爸聽我的命令,我才存在;
  • 權力鬥爭:「妳不走,那我要先走囉!」孩子就是不走,看誰有權力;
  • 破壞報復:爸爸最怕跳針式的語言,所以我要一直重覆說同樣的話。

因為孩子已經和爸爸演了好長一齣戲,因此我們的介入,是以這幾個角度切入:

  • 改變情境:唯一的船班要開了,加上其他遊客的干擾(還有阿媽變出糖果要給涵涵),因此我們決定先回船上再協助孩子改寫劇本;
  • 撤出戰場:當孩子陷在權力鬥爭和破壞報復的錯誤目標時,通常是有個主要攻擊對象的,此時最簡單的方式,就是請對方先行撤出戰場,當沒有敵人了,也就不用再打仗了;

關注,但不過度:回到船上後,孩子僅剩下過度關注的錯誤目標了,一會兒要爸爸這樣、一會兒要媽媽那樣,這得要回到生活當中來積極解決,當下我們能給孩子的,就是「關注,但不過度」,也就是爸爸媽媽都在孩子的附近,但不會被孩子所搖控,讓孩子先感受到,並不會因為爸媽不聽我,我就不存在。而孩子是自己情緒的主人,當自己覺得調整好情緒,並沒有要再用情緒控制或對付父母時,自然就可以和爸媽自在的互動,決定權其實是在孩子手中。

加入優幼團,就擁有了改寫親子關係的機會,也可以藉此調育自己和孩子的性格,但這必須建立在對優幼、對導師的充分信任上,沒有了這層信任,優幼就無法產生幫助。而涵涵和爸爸媽媽,也正是在一次次的優幼「危機處理」中,改變自己和孩子的關係、調整教養的方法,現在三人的關係和當年相比,自然是幸福又快樂囉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