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別讓孩子忙於對抗和應付大人

2010-11-19 下午 02-49-54.JPG.jpg 

和幾位孩子一起吃午餐,聊到過去在家裡和學校的用餐經驗。

孩子說:「幼稚園老師都會幫我決定要吃多少飯菜,回到家爸媽也會要求我要吃多少,所以我常常飯一吃就是兩個鐘頭。」

「最後有吃完嗎?」我問。

孩子說:「當然沒有呀!幼稚園老師不敢讓我爸媽知道我午餐沒吃完,但又要放學了,所以就倒掉啦!然後晚餐不吃完就影響到洗澡睡覺,所以爸媽就說算了。」

「兩個鐘頭,飯菜都冷了耶!」我自己很不喜歡吃冷的飯菜。

「是啊!反正我就含在嘴巴裡一直咬一直咬,像吃口香糖一樣」,孩子有些得意。

「那老師和爸媽不會處罰你嗎?」我想這是許多大人慣用的招數。

孩子說:「會呀!老師先叫我看著吃完的同學玩玩具,大概是想要我趕快吃完趕快去玩吧,可是我一看就忘了吃飯,所以後來老師就叫我背對著所有人吃飯,然後我就發呆呀、做白日夢呀!」

「爸媽就會唸說我長不高啦!沒力氣啦!食物倒掉要下地獄啦!但我才不怕呢!」孩子邊吃邊說著。

「那你現在怎麼吃那麼快?差不多三十分鐘就吃完了?」我很好奇。

孩子笑了一聲,說:「因為在這裡我要吃多少,是我自己決定的呀!就算我吃的少,你們也不會對我怎麼樣,而且飯菜熱熱的吃比較好吃呀!」

「所以你都吃的很少囉?」我再問。

「才沒有呢!你看!」孩子給我看滿滿便當盒裝的飯菜量,「今天有我愛吃的,待會我還要吃第二碗!」

另一位孩子加入話題,「老師你知道嗎,以前我在學校,午餐都要跑廁所好多次呢!」

「喔?為什麼?」我心想,又不是小鳥,可以邊吃邊拉。

「因為我要把我不愛吃的菜,偷偷帶到廁所裡倒掉呀!」孩子驕傲的說。

這讓我回想到,以前學生時代期末打掃時,會在櫥櫃裡發現發霉長蟲的飯菜,相較起來,倒廁所算是有道德多了。

「不愛吃,就少吃一點呀,為什麼還要加了之後再倒掉?」

孩子說:「因為我們班會有熱心的家長來幫忙分飯菜,看到我面露難色、或說不喜歡吃這道菜,就還要多幫我加一大瓢,還說是為了我好,不偏食才健康。」

「那現在你還會在午餐時跑廁所嗎?」我問。

「不需要呀!不愛吃的菜就吃一點點就好了,我可以決定自己的份量,哪裡還需要去倒掉?」孩子更驕傲的說。

「可是這樣不會讓你更挑食嗎?」我說出大人們的擔心。

「才沒有呢!你看!」孩子給我看碗裡的波菜、花椰菜,「以前我才不吃綠色的菜,但來這裡可以自己決定後,我就發現味道還可以接受,所以我都會吃一點。」

「老師你很好耶,我們以前老師都說吃飯不能聊天」,第三位孩子也加入。

「我小時候的老師也是這麼規定,可是我長大後,發現我們大人都會在吃飯時候聊天,這樣要求小孩吃飯不聊天好像沒什麼道理」,我說,「那你們老師有說為什麼吃飯不能聊天嗎?」

「老師說不衛生」、「老師說會噎到」、「老師說會吃很慢」、「老師說很吵」⋯⋯

「都是老師說的,你們同意嗎?」我問。

「當然不同意呀!」孩子們憤憤不平,「你看我們現在邊吃邊聊,也沒有老師說的那些狀況呀!」

「不過我們吃飯聊天也有規定呀,像是只能跟左右的同學聊、然後30分鐘後還沒吃完就要暫停聊天⋯⋯」,我想知道孩子怎麼感受這些「規定」。

「這些很合理呀,不然還要轉脖子聊天,飯也容易掉地上;30分鐘夠吃夠聊了,如果還沒吃完就要認真吃,不然就影響了自己後面的時間⋯⋯」,孩子認真的幫我「護航」這些規定。

我們和許多的父母、老師一樣,也對孩子有所期望和期待,我們都希望孩子比我們更好、能夠擁有自主獨立負責的能力。

但從許多孩子的回應、以及我們的長期觀察當中,怎麼總會感覺事與願違呢?孩子不但沒有更好、更別談到自主獨立和負責了。

「問題出在哪裡呢?」這幾年我一直在尋找,大概可以從「行為五循環」看出端倪:「目的-行為-結果-經驗-選擇-目的-行為⋯⋯」。

孩子的行為受到目的趨使,正向的目的包含「有能力、有價值、有權力、有人愛」,因為這些目的而產生了孩子的行為。

例如孩子想要決定自己吃多少、吃什麼,可能是來自於對自己食量控制的權力(有權力),如果我們順勢而為,孩子的行為就會衍生結果,有可能吃完、有可能吃不完。

孩子若能從結果中累積經驗,到下一餐他就能做出選擇,是要和上一餐添一樣多?還是裝少一點?

可惜的是,身為大人的我們,往往急著在「行為-結果」這一段過程半路殺出來。

同上一個例子,孩子如果吃完了,大人就希望孩子再多吃一點;孩子如果吃不完,大人不是冷嘲熱諷、就是強迫餵食。

孩子無法從結果中得到經驗、又因為大人的介入和孩子的目的相衝突(對自己食量控制的權力),自此孩子的行為目的急轉直下,成為了錯誤目的「吸引過度關注、權力鬥爭、破壞報復、無能放棄」。

大人想要再強迫、強壓、強逼,孩子就會以他的智慧和能力來對抗和應付;而當孩子忙於對抗和應付大人,當然沒有心力讓自己更好啦!

我們必須先理解孩子的真實需求,懂得掌握孩子行為的正向目的,然後創造許多時機讓孩子有發揮的空間。

當孩子享有自由後,我們也要陪伴他們面對行為的結果。

如果孩子吃不完,我們會陪伴他裝好保存,在下次點心或用餐時,先拿出來加熱後再食用,因為量是由孩子決定的,因此孩子會願意為自己負責。

當孩子感受和我們在生命的價值上是平等時,回過頭來,他反而能夠尊重我們、以及我們所談的常規。

像是邊用餐邊聊天,如果影響到了同學用餐的速度,孩子會願意停止聊天,因為這不是老師的規定,而是互相的幫忙。


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別讓孩子忙於對抗和應付大人和幾位孩子一起吃午餐,聊到過去在家裡和學校的用餐經驗。孩子說:「幼稚園老師都會幫我決定要吃多少飯菜,回到家爸媽也會要求我要吃多少,所以我常常飯一吃就是兩個鐘頭。」「最後有吃完嗎?…

趙介亭(綠豆粉圓爸)談教養與教育貼上了 2016年1月22日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