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孩子打兄弟姐妹,該怎麼辦?

IMG_6539.JPG

分享了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孩子打爸媽,該怎麼辦?之後,有家長留言說孩子不會打父母,但會出手打妹妹;也有家長說家裡的弟弟會打哥哥,因此詢問我該怎麼處理手足的衝突?

一樣再次提醒大家:「事實上並沒有『一種方法』能夠快又有效的解決孩子的行為,而是需要整個家庭的改變與長期的努力喔!

 

有兩個孩子以上的家庭,對於手足衝突應該都不陌生,我們家也曾經是如此。

長期的觀察下來,我發現青春期之前的手足衝突源自於兩個內在需求的矛盾:(1)我要得到更多、(2)我要求公平。

身為父母的我們,還真是為難呀!如果去滿足其中一方「要得到更多」的需求,就會讓另一方「覺得不公平」;如果要做到「雙方公平」,就會讓雙方都覺得「不夠多」。

 

面對如此棘手的狀況,我認識不少的父母只求「表面和平」,也就是兄弟姐妹別在親朋好友面前打起來就好,至於平時的拳打腳踢、勾心鬥角,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。

也有許多的父母,採行「高壓政策」,只要手足有衝突,就是採取連坐法,反正一個願打、一個願捱,兩個都抓去罰站或靜坐,暫時化解衝突的危機就好。

更多的父母,是在自己「不是故意偏心」的情況下,「不小心偏袒」了弟弟或妹妹,而讓哥哥姐姐覺得更加不公平,也讓弟弟妹妹食髓知味而變本加厲,還會刻意地挖洞給哥哥姐姐跳。

以上的三種方式,如果可以有效解決手足衝突,這篇文章也就不用再寫下去了。但有運用過這三種方式的家長都知道,如此只會讓手足的衝突更加頻繁與激烈而已!

那麼家長可以怎麼做呢?

 

第一步是先認識阿德勒對於手足關係的觀察「家庭星座」(延伸閱讀: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當哥哥姐姐好辛苦-談阿德勒的家庭星座)。

第二步是「認清現實」,然後也帶著孩子「理解現實」,從小就讓孩子知道兩件事情:

一、父母的「愛是無法計量的」,和孩子熟悉的糖果零食不同,並不會因為誰拿了比較多、另一個人就得到比較少。

二、除了每個人每天有24小時是公平的之外,其他「萬事萬物都不公平」,手指頭有長有短、身高有高有矮、體重有重有輕,父母要先放下追求「當一位公平的公母」,因為那是不可能的。

而這兩件事情,除了耳提面命的口語表達之外,更重要的是用實際的行動讓孩子身歷其境。

第三步是「召開家庭會議」

先從唯一公平的24小時來著手,父母各列出自己的時間表,孩子也列出他「希望」的時間表(當中玩的時間可能會佔了一大半,這是很正常的喔!)

兩相對照後,然後進行溝通與討論,調整出另一份「親子時間表」,也就是明確的訂出親子活動的時間。

第四步則是「安排單獨約會」

除了全家人的親子活動時間(通常可以安排出遊)之外,很重要的,是「單獨約會」的時間。(延伸閱讀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和孩子單獨約會

單獨約會包括以下四種:

(1)和自己的單獨約會、(2)夫妻的單獨約會、(3)父母雙方和其中一位孩子的單獨約會、(4)父母其中一方和其中一位孩子的單獨約會。

 

不少父母看到這裡,不禁大喊:「怎麼可能做得到!」

如果無法做到,代表家庭的「教養支援系統」是不足的、或是孩子的「常規」還沒有建立。

以我們家為例,「和自己的單獨約會」是安排在孩子睡覺後,因為孩子9點入睡,因此每天大約有2-3小時;

「夫妻的單獨約會」是安排在兩個孩子都到朋友家玩,或和爺爺奶奶、阿公阿媽在一起時,一個月可以安排1-2次的半天到全天;

「父母雙方和其中一位孩子的單獨約會」是讓其中一個去朋友家,另一位孩子當然就可以獨享父母雙方,一個月也是安排1-2次的半天到全天;

而「父母其中一方和其中一位孩子的單獨約會」則是每天的早上出門、晚上回家、採買食材或晚餐、騎腳踏車、走路到某處⋯⋯,每天可以有3-4次的單獨互動。

 

有爸爸說:「我每天工作回到家都八九點了,哪裡還有時間安排這些單獨約會的時間呢?」

我協助過幾位爸爸,重新檢視他的行事曆,發現爸爸們還蠻會安排「和自己的單獨約會」時間,像有爸爸固定每週日早上要去手工洗車、有的是騎腳踏車、有的是登山爬步道、有的則是打電動⋯⋯

我問爸爸們:「如果將其中一半的時間,來約孩子或老婆一起,你們願意嗎?」

爸爸思索了一陣子,多數都同意嚐試看看。

現在這幾位爸爸,都會運用週末假日和孩子一起活動,洗車、騎車、登山、打電動⋯⋯;同時,媽媽的「和自己的單獨約會」時間也就產生了。然後媽媽充電後,回到家又可以再和爸爸換手⋯⋯

如此的合作共好關係,正是現代工作繁忙的家庭所需要的,也因為週末假日和孩子的互動(雖然時間不長),爸爸和孩子就夠累積彼此的在乎與信任(我們稱之為「親子存款」),孩子開始喜歡和爸爸玩、爸爸也開始發現自己對孩子有了影響力。

甚至有一位有兩個女兒的爸爸,因為認同我們談的「異性親子關係」(延伸閱讀: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小敏,我載妳去!談異性親子關係),還和老闆談定,每週三無論如何都會在6點下班回家,和女兒固定進行週三的約會呢!

 

也有家長提出質疑:「所以單獨約會後,就不會有手足衝突囉?哥哥就不會打妹妹囉?」

還是要再回到老話一句:「事實上並沒有『一種方法』能夠快又有效的解決孩子的行為,而是需要整個家庭的改變與長期的努力喔!」

前面談的都是「改變情境」,如果手足衝突還沒發生,就按步就班來做;如果手足衝突已經發生,甚至是超過兩年以上的長壽劇,那麼接著就得要「改寫劇本」啦!

 

家庭生活很像一齣舞台劇,每個成員都是演員、都是觀眾、也都是編劇和導演。而劇本則會因為成員的互動而固定或修改,即使手足已經寫下了「動作場面」的劇本,也可以因為父母的改變而更換劇碼喔!

因此我們也需要「判斷孩子的行為目的,調整父母的回應方式」。

阿德勒認為,不需要去追究行為的原因(為什麼),而是要瞭解行為的目的(為了什麼),掌握行為的目的後,才有改變和解決的可能。

《孩子的挑戰》一書作者、也是阿德勒的弟子德瑞克斯,則是歸納出孩子行為的四個「錯誤目的」,分別是:(1)吸引過度關注、(2)權力鬥爭、(3)破壞報復、(4)無能放棄。

以孩子打兄弟姐妹這項行為來看,四個錯誤目標都有可能,家長可以從改變回應的方式後,觀察孩子的反應,來瞭解孩子目前所處的行為目的是什麼。

 

(1)吸引過度關注

我在講座都會分享一則四格漫畫:

第一格畫著哥哥和妹妹,妹妹說:「好想媽媽過來喔!」第二格畫著哥哥問妹妹:「真的想要媽媽過來嗎?」妹妹點點頭。第三格畫著哥哥打了妹妹一巴掌。大家都可以猜到第四格的畫面了-媽媽來了!

每個孩子都需要父母的關注,但若孩子已經認定,只要父母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,自己就不存在時,即是陷入錯誤目標當中。

通常手足衝突是最容易吸引父母目光的方法了,只要吵架或打架,父母都會放下手中繁忙的工作飛奔而至,對於爭取過度關注目標的孩子來說,是多麼有力的增強呀!

父母可以試著當衝突發生時,採取視而不見、聽而不聞的方式,繼續做著手上的事情;而當手足互動愉悅時(一定會有這樣的場景),父母要積極主動的給予關注。長期下來增強的就是手足的正向互動,孩子也因為得到足夠的關注,不需要再用衝突做為吸引關注的手段。

如果父母的冷處理無效,有可能孩子的錯誤目標又再更深一層了。

(2)權力鬥爭

有可能來自於孩子對父母的權力鬥爭、也有可能是孩子之間的權力鬥爭。

孩子對父母的權力鬥爭來自「縱向的親子關係」,如果父母是屬於贏家型、輸家型、騎牆派型的(延伸閱讀: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第四種類型的父母),那麼親子關係就像食物鏈一般有高有低、有上有下,孩子很容易複製父母的角色,有可能是哥哥姐姐模仿父母來對待弟弟妹妹;也有可能是弟弟妹妹討好家庭當中「威權者」的角色,然後仗勢欺人、狐假虎威來鬥爭哥哥姐姐。

孩子之間的權力鬥爭則來自「偏心的親子關係」,許多父母對弟弟妹妹的偏心明顯到旁人都感覺到,但父母卻不自覺、或不願意承認(延伸閱讀: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讓父母頭疼的哥哥和心疼的妹妹),哥哥姐姐感受到了地位的失衡,於是用打架來試圖證明自己仍然擁有地位與價值。

也有的家庭對於哥哥姐姐的表現讚嘆表揚,明顯偏心哥哥姐姐,讓弟弟妹妹覺得怎麼做都比不過哥哥姐姐(畢竟生理上有著幾年的落差),而用打架來證明自己還是很厲害的!(延伸閱讀:【展賦教養專欄】趙介亭:哥哥做得比你好!別再把孩子拿來做比較

親子關係要從「縱向」調整為「橫向關係」是一項蠻大的工程,但我們家以及許多優幼家庭都順利轉型,因此是可行的喔!

而覺察自己是否偏心更需要勇氣,可以問問週遭願意說實話的親朋好友的觀察,然後和孩子坦言過去的確有偏心的狀況,未來則邀請孩子協助自己調整和改變。

(3)破壞報復

陷在破壞報復錯誤目標的孩子,是氣餒挫敗的,而另一方的手足,很可能經常對這樣的孩子冷嘲熱諷,如此火上加油的挖洞行為,自然會引發氣餒挫敗的孩子,用兩敗俱傷、玉石俱焚的方式,傷害手足、傷害自己、傷害父母、傷害整個家庭。

或是前面談的「偏心的親子關係」,長期下來無論孩子如何努力、如何進行權力鬥爭,都無法改變手足比自己好、爸媽比較偏心另一方的現實時,也會採取破壞報復的行為。

前幾天一則新聞,弟弟在年夜飯圍爐時,對著父母潑灑汽油並點火,造成六人死亡的狀況,正是弟弟陷在破壞報復錯誤目標的終極手段。

孩子也有可能踩著父母的「痛處」,例如有的孩子會說:「我一定不是你生的!」來刺痛父母的內心,也是一種破壞報復的方式。

面對孩子的「攻勢」,父母除了依照前面的方式重塑親子關係之外,更要將自己內心的感受,直白地讓孩子知道,想哭、想叫都可以,不需要在孩子面前壓抑情緒。

哭完叫完之後,如果親子之間有「存款」,就要讓孩子提出他的意見,來改善親子的關係。

(4)無能放棄

很多孩子從小就學習掌握「眼淚的力量」,用哭、撒嬌、耍賴搭配幾滴淚珠,就可以順利收服父母的心。

然後用無能、不會、沒辦法,來讓父母為自己服務,讓自己像個小皇帝、小公主一般。

看在另一位手足的眼裡,這樣的手段實在太LOW了!當然手足還是會試著模仿一陣子,只是通常都無效,不是年齡明顯有差距、就是招術技巧差了一大截。

而無能放棄的孩子,卻也很容易設陷阱讓手足掉下去。像是請哥哥姐姐幫忙,但過程中卻百般阻隢,直到哥哥姐姐生氣時,弟弟妹妹的淚珠再現,父母又選邊站了,斥責哥哥姐姐怎麼可以讓弟弟妹妹哭呢?

許多手足就會興趣一股「如果父母不教訓孩子,那我來教訓吧!」的正義感,卻反而更激發了父母更加偏心與關係的失衡。

 

父母對於孩子衝突的當下反應,也相當重要。

之前有一位孩子,用自己的零用錢買了一盒桌遊,回家前桌遊散了一地,因為他很在意當中的每一個零組件,所以他請其他人先不要碰,他自己來收拾和整理即可。

這時就看到他的弟弟,默不作聲的靠近,撿起地上的零組件,看似要幫哥哥的忙。

哥哥再「好好說」了一次「你不要碰,我自己來就好」,但弟弟依然故我,而媽媽則在一旁看著手機。

哥哥動氣的再說了「你不要碰,我自己來就好!!!」

再下去,要哥哥不動手搶、推、打都很難,因為沒必要讓手足關係走回頭路,於是我走到弟弟身旁,跟弟弟說:「哥哥說的你都有聽到了,要碰還是不要碰是你自己的選擇。」

弟弟於是選擇把手上的零組作放下,可能發生的手足衝突也就消失了。

可惜的是,這件事應該要由父母來執行呀!

很多父母都強調要手足「好好說、不要動手」,但當孩子「好好說」了,父母是支持?還是無視呢?

 

前幾天一個優幼家庭記錄了夫妻對於手足衝突的共識,相當完整,也和大家分享:

(1)還沒打起來前:提早預防

(2)已經在我們的眼前打起來:用身體分開兩個孩子互打

(3)大人沒在現場,小孩已經打起來:完全不介入,除非有人流血

(4)事後不處罰或安慰任何一方

我也建議可以讓孩子知道共識後,大人寫文字、小孩畫圖的方式,公告在大家看得見的地方,彼此提醒。

 

孩子行為的調育、錯誤目標的調整、親子關係的重塑,都不是一天兩天的任務(畢竟它們也都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),需要全家人共同的努力與調整。

表面和平、高壓政策都只會讓手足衝突愈演愈烈,唯有從多管齊下的方式,營造「共好的家庭關係」才是長治久安之道喔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