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展賦教育專欄】趙介亭:別讓孩子習慣烙狠話,讓孩子習慣為自己的話負責

2010-12-28 下午 03-17-18_Fotor.jpg

兩個孩子是好朋友,在一起玩時總愛打打鬧鬧,拿著動物模型,想像手上的動物要和對方戰鬥。

拿著獅子的孩子,發現吼叫不夠力後,用獅子作勢咬了對方手上的恐龍,同時也撞到了對方的手。

對方不甘示弱,邊叫著「很痛」的同時,也用恐龍直攻孩子的手,孩子大叫:「很痛耶!我不要跟你玩了!」

 

彼此怒目相對不到兩分鐘,兩個孩子又黏在一起。

孩子跟對方說:「你今天不是有帶變形金剛嗎?拿出來借我玩啦!」

對方說:「不要,我要先玩恐龍。」

孩子接著說:「你這樣,我不要當你的朋友囉!」

 

觀察至此,我發現孩子已經習慣烙狠話,但卻沒有為自己的話語負起責任的經驗。

如此的人際互動方式,很容易讓孩子產生挫敗感、也不容易和對方建立正向的人際關係。

於是我坐到孩子的身旁,先請他們暫停動物攻擊的遊戲,然後將剛才我看到和聽到的內容描述給孩子。

孩子邊聽我說、邊相視而笑。

我告訴孩子:「在展賦,我們很重視你所說的每一句話,你所說的話都是真的,因此待會若有人說『我不要跟你玩了』,我們就會請兩位分開自己遊戲喔!如果有人說『我不要當你的朋友』,我們就要開會討論你們的組合是否要解散。這是你說的話、是你的選擇、以及所產生的結果。」

兩個孩子點點頭,然後繼續進行著攻擊的遊戲。

 

因為遊戲方式很容易擦槍走火,一不小心就會打到對方的身體,於是不到五分鐘,其中一位孩子就先發難,大喊:「我不要跟你玩了!」另一位孩子也隨之起舞,大叫著:「我才不要跟你玩呢!」

「大人用溫和而堅定的態度,陪伴孩子面對自然或合理的結果」,於是我坐到孩子中間,請兩位孩子分開遊戲。

我不需動怒、更不需多說什麼,因為孩子已經在面對自己行為的合理結果了,大人此時的情緒和言語,都成為多餘的。

兩個孩子各自玩著不同的玩具,三分鐘後,一位孩子來問我:「為什麼我不能和他玩?」

我重覆著剛才的合理結果約定:「因為你說『我不要跟你玩』,這是你的選擇,所以你不能和他玩。」一樣不需動怒、更不需多說什麼。

孩子想了想,再來問我:「那我什麼時候可以跟他玩?」

我說:「由你決定!只要你和他都準備好了,隨時都可以一起玩。但只要有人提出『我不要跟你玩了』,我們就會請兩位分開自己遊戲」,和之前談的內容是一樣的,因為合理結果愈單純愈好,不要有太多的可是、除非、如果⋯⋯。

 

孩子湊到對方身旁,問:「我可以跟你一起玩嗎?」

對方說:「可是我現在想要自己玩。」

孩子說:「好,那你想跟我一起玩再來跟我說喔!」

對方說:「好。」

畫面的突變,讓人懷疑剛才劍拔弩張、怒目相對的兩個孩子跑去哪裡了?

 

沒多久,兩個人又玩在一起了。

直到聚會的最後,互相攻擊的玩法又出現了,這回恐龍的爪子,從其中一位孩子的臉上畫出一道紅色的抓痕。

孩子大喊:「很痛耶!我不要當你的朋友了!」眼淚在眼框裡打轉著。

不甘示弱的對話,也習慣式的補上一句:「我才不要當你的朋友呢!」我可以理解他們兩人為什麼是好朋友了。

 

稍待孩子的心情平復,我再加入兩個孩子身旁,說:「剛才你們都說了『我不要當你的朋友』,因此我們就開會討論你們的組合是否要解散喔!」

「因為互相是朋友,我們才會一起聚會,所以你們要想想看,剛才你們說的話是認真的嗎?是真的不要當對方的朋友嗎?」我請孩子想想自己的話。

暫停一會之後,我問孩子:「你說『我不要當你的朋友』是認真的嗎?」一位孩子搖搖頭、另一位孩子說「不是認真的,只是氣話」。

我說:「我可以理解,有時候自己不舒服,就會說氣話、或是講一些狠話,來嚇別人、或是反映自己的怒氣,很多大人也是如此。但我們要被別人相信,說的話就必須是認真的、是真實的;氣話跟狠話,因為不是真的,所以會傷害彼此的信任和感情。」

我和孩子確認:「所以你們的組合有需要解散嗎?」

兩個孩子又相視而笑,異口同聲地回答:「不用解散啦!我們還是朋友!」

 

對於孩子在人際上的互動,我們會教導孩子用「我訊息」的方式來回應(大人也適用)。

「我訊息」包含三個內容:(1)對方的行為、(2)造成的影響、(3)我的感受。

由於孩子們的互動當中,多數狀況在「影響和感受」是相同的,例如:你的恐龍打到我的臉(對方的行為),讓我很痛(造成的影響和我的感受),因此我們略為修正孩子版的「我訊息」:

(1)對方的行為、(2)造成的影響和我的感受、(3)希望對方怎麼做。

第(3)點是由孩子去思考解決方法,不見得是說對不起,而是可以有更具體的方式,讓對方面對自己的行為。

同時,對方如果無法接受孩子提出的解決方法,也可以自己提方法,然後雙方討論出共同可以接受的結論。

 

在家庭端,我們也請父母「關閉污染源」,不要再使用威脅和恐嚇的無效教養,而是先判斷孩子的行為,是屬於誰的議題?造成了誰的困擾?

如果是孩子的議題,父母只要「積極傾聽」,理解孩子的感受、聆聽孩子的描述就好;

如果是父母的議題,父母就運用上段的「我訊息」,和孩子一起找出解決的方法;

如果是親子共同的議題,就可以召開「家庭會議」,進行彼此觀念的釐清,共同規劃出可執行的做法。

 

面對這個說話不算話的社會,我們更要從自己開始,以身教讓孩子習慣為自己的話負起責任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