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介亭:面對情緒,同理而不同情、陪伴而不介入

文:趙介亭(綠豆粉圓爸)

2010-5-20 下午 02-01-16

幼學班群的麒芳老師記錄:

玩桌遊時,聽到有孩子很激動的有情緒哭著,老師有前往瞭解原因,大約5分鐘時間還是無法平息,老師請媽帶孩子到外頭冷靜,之後我到外頭去協助。

媽媽描述事件發生原因:孩子玩桌遊出太陽牌,但是弟弟直接幫忙孩子移動了太陽,孩子很生氣。在媽媽身邊一直跳腳,哭得很激動,情緒稍微回覆又再重新升高情緒,過程也有頭往後躺地之類的,沒有在害怕撞到東西,我跟媽媽盡量移開桌椅,給予安全環境

過程中媽媽協助拍背,也一邊說話安撫,孩子情緒就一直重複升高,還揮手打媽媽(但是沒有很大力,感覺孩子有控制力道),我跟媽媽說先等她冷靜再說,同時也握著孩子手說:「媽媽在旁陪伴著你,沒有要打媽媽」,孩子又開始大哭還數次作嘔反應,媽媽說怕他吐,我準備塑膠袋在旁邊,過程中媽媽安撫孩子,孩子又舉起手在媽媽臉前做出打媽媽動作(但是沒有打),就是一直作勢揮手打的動作。

媽媽說這麼激烈在家只有少數幾次,2歲那時比較常這樣,哭時頭望後仰。平常孩子哭媽媽處理方式就是轉移讓孩子不要一直哭,不然他會一直哭,會很擔心孩子這樣哭。

大約有5-10鐘情緒這樣反反覆覆,最後孩子情緒有緩和後跟媽媽說「我冷靜好了,我要進去玩了,很久耶!」拉著媽媽往內的動作,說完又哭又跳腳,就這樣反覆4、5次。

這時候的活動已經是進入第三階段了,媽媽跟孩子說你進去就不是桌遊時間。還沒說完孩子又開始大哭跳腳,會弄到媽媽讓媽媽不舒服,我馬上抱緊孩子告訴孩子:「你這樣媽媽很不舒服,我知道你很生氣,你讓自己慢慢放鬆下來,老師也會慢慢把手放鬆」,孩子真的有聽懂,讓自己慢慢放鬆我也放鬆,放鬆後又在媽媽身邊開始,我又再一次抱緊,這樣總共三次,第三次之後在跟媽媽對話過程中一度又要開始,他想到我會像這樣抱緊就沒有,後來他情緒又稍微緩和時,我說「我知道剛才孩子玩到一半,太陽被弟弟移動,孩子想要自己移動,完成剛剛的桌遊,現在裡面在進行製作桌遊,孩子可以選擇一起做桌遊、或是跟媽媽在外面玩剛才桌遊,完成你剛才的遊戲。」

孩子說要玩桌遊,我去拿出桌遊後,媽媽開始擺,孩子坐在一旁哭聲(此時感覺不是情緒的哭)持續中,之後就跟媽媽玩得很好,點心時間前3分鐘,我過去跟孩子說:「桌遊時間再3分卓我們就要收起來嘍,我們準備要吃點心了」,孩子也點頭,時間到孩子自己也說要收拾了。

孩子吃點心時,我有過去跟孩子窩窩心,孩子也靜靜聽我說。

媽媽後來有說這次好激動,他沒有讓孩子這麼激動過,我告訴媽媽我們會陪伴孩子走完情緒,同時也鼓勵媽媽剛才很有耐心的陪伴孩子走完情緒,在家可以試著若孩子有情緒,給予孩子一個安全的空間陪著孩子,媽媽可以了解,當下老師也給媽媽窩窩心。

看到幼學班群老師在教師團的記錄,知道再次有孩子在展賦教室「完整地走完自己的情緒」時,很令我感動,同時也要給予孩子和媽媽鼓勵,因為能夠在「外人」面前走完情緒,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和信任感的呢!

在接觸《阿德勒心情學》之前,雖然我已經學習過不同派別的「情緒管理」,但在當爸爸的頭幾年,我還是很難接受孩子有「怒」、「哀」的情緒,但卻很容易充許自己有「怒」的情緒。(註:目前的研究,將「怒」排除在情緒之外,怒只是其他情緒的表象)

當年最容易說的就是「因為你⋯⋯,所以讓我很生氣」,過沒多久,就會看到孩子在手足、在人際關係中說出同樣的話,總是會因為別人的一些小動作而讓自己生氣。

接觸《阿德勒心理學》之後,我才知道,原來情緒是我們「選擇」的、是有「目的」的。

像是對孩子生氣,其實並不是真的生氣,而是我們選擇用「生氣」這項情緒做為工具,目的是要孩子恐懼我們的生氣而停止當下的行為,簡而言之就是「控制」!

因此我開始用了一年多的時間練習「溫和同時堅定的態度」,降低使用「生氣」工具的頻率:從一天三次、再到三天一次、再到三週一次、再到三個月一次。

當我不再使用情緒做為控制的手段後,孩子也跟著開始改變,我不再使用情緒做為工具,而是保留情緒做為最真實的情感流動。同時我開始練習「精準定義自己的情緒」,並且「使用語言說出口讓孩子認識與理解」。

再來面對孩子的「怒」、「哀」和其他情緒,我開始練習區分是「工具情緒」和「真實情緒」,有一種簡單的區分方式大家可以偶爾試一下,當孩子陷在情緒當中而我們「轉移」情境,例如跟孩子說:「我要去買冰淇淋,你要去嗎?」(當然買冰必須在行程規劃內,不是讓孩子覺得有情緒就可以吃冰)如果孩子立刻收起情緒說「好」,或是行動就是「追上來」的,那麼剛才的情緒通常只是「工具情緒」而已。陷在「真實情緒」當中,是很難以自拔的呢!

而更高層次區分「工具情緒」和「真實情緒」的方式,就得要來自於對孩子的深度瞭解了。

從幼學老師的記錄裡,孩子在前半段其實是夾雜著「工具情緒」在當中,因此還會有作勢要打媽媽的動作,就是希望「加強」工具情緒的力量。

然而在老師與媽媽「溫和而堅定」的陪伴,堅守「同理而不同情」、「陪伴而不介入」的原則下,讓孩子逐漸放下了「工具情緒」而面對「真實情緒」。

而真實情緒就像海浪般,是會一波接著一波,不過起伏會愈來愈小,最終,孩子會完全放鬆自己的身體。

Q:為什麼老師要抱緊孩子,然後孩子放鬆、老師也放鬆呢?

孩子出現攻擊或以肢體「弄」大人時,老師會以第三者的角度,以身體成為「界線」,抱著孩子讓孩子知道他的肢體行為是被禁止的。

沒有人喜歡被限制住,因此這樣的作法是需要親師生三方彼此信任,對於「以肢體攻擊大人」的合理結果,然而老師並不是無限上綱的擴張自己的權力來限制孩子,而是以語言和肢體同步讓孩子知道:「選擇權與決定權在孩子身上」。

當孩子放鬆、老師也會跟著放鬆;當孩子緊繃、老師也會跟著緊繃;當孩子承諾不再以肢體攻擊別人時,老師就會相信孩子,然後完全放開。

Q:父母適合以上述方式和孩子互動嗎?

通常孩子會出現攻擊行為,往往是有針對性的,此時如果家庭中有另一位大人,是可以由第三者執行相同的「溫和而堅定」肢體界線。

但若沒有第三者協助,則父母只需採取「防衛」方式,也就是若孩子要攻擊父母,父母可以輕握住孩子的手,擋住孩子的攻擊,同時請孩子到冷靜角調整情緒,若孩子不願意,則父母可以自己到冷靜角,請孩子暫時不要打擾父母。

Q:如何判斷有沒有「走完情緒」呢?

如果情緒有走完,孩子就像是完全沒有發生過剛才事件一樣,甚至還會更輕鬆、更快樂、更貼心、更溫暖;如果情緒沒有走完,孩子就會藉由一些小事件再重燃一次情緒。

Q:回到家庭端,在沒有展賦老師協助時該如何面對?

家裡要有「冷靜角」提供孩子或父母做為情緒調整使用,在外面也可先安排規劃某一區較不受外人打擾的空間做為「暫時冷靜角」。

我們家當時去賣場或百貨公司,就會先約定好某一個樓梯間,若是在戶外就會約好回車上冷靜。

再來就是父母的情緒千千萬萬不能隨著孩子的情緒起伏,我知道它很難,但它很重要!因為只要我們的情緒會隨孩子起伏,代表我們「放任」孩子使用情緒「控制」我們;而我們也不是省油的燈,當然也會用情緒「控制」回去孩子身上。這樣的親子關係連平等都達不到,更別說希望共好了!

因此當孩子有情緒、特別是負面情緒時,先靜靜地陪伴在孩子身旁,也不要把孩子抱著、摟著,這都是用肢體在傳達「孩子的情緒是父母的責任」。

在孩子情緒的空檔(換氣或較平緩時),可以試著轉移情境(要不要一起去做⋯⋯),但若孩子不回答、不願意、沒反應,就不要再試第二次了,因為孩子通常已經進入真實情緒當中,就陪伴孩子走完情緒吧!或是讓孩子在冷靜角但看得到父母也是一種方法,但這需要經常的練習和預演。

每個孩子在學齡前,最好都能夠有很多次「完整走完真實情緒」的經驗,而不會被大人轉移或壓抑,孩子才能感受到情緒的力量,才能為自己的情緒負起責任,也就更不會使用情緒做為工具了!

不過老話一句,孩子要改變的速度是很快的,反而是我們身為父母的大人,從小都沒有「完整走完情緒」的經驗,甚至還會覺得負面情緒不好、丟臉,因此安排時機讓自己「好好生氣、好好大哭一場」,也是很重要的練習喔!

【延伸閱讀】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