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家長迴響】一支彩色筆教我們的人際智慧

文:小飛媽媽(幼學班群家長)、庭庭媽媽(幼學班群家長)、介亭老師

IMG_20140523_120515.jpg

展賦非學校的幼學班群,每週有兩個上午的聚會時間,由親子共同參與不同智能與領域的活動,班群老師從中觀察親子的互動,並給予最適性的教養回饋與策略。

家庭與家庭之間,也會運用聚會後的下午時段,進行兩兩約會,讓孩子有深度人際互動的機會。而在家庭約會的過程中,也就有機會反映出孩子在人際面向的現況,經由家長的文字記錄,讓親師生三方有了溝通合作的機會,邁向「共好」的人際關係。

以下是因為「一支彩色筆」所延伸的人際議題,在雙方親子的智慧與共同協力下,讓議題得到圓滿的處理,也讓孩子與家長,在人際互動上更進一步了!

經過雙方家長同意後,我將這次跨越數週的記錄進行整理與大家分享,也讓讀者更加瞭解展賦非學校在學齡前,對於人際議題所採取的處理方式。

人際議題,「一個巴掌拍不響」,尤其是「親子團」的人際議題,除了要釐清孩子之間的行為目的,更容易牽動的是家長過往的人際經驗。

因此唯有以「彼此信任」做為前提,放下「受害者」的自我標籤,運用智慧陪伴孩子「面對人際議題、尋求解決方法」,才是協助學齡前孩子的人際增能方式。

而不是只說對不起、或用金錢做為賠償,更不是放任孩子在人際衝突中磨損耗能,然後期待孩子能長出自己的力量。

小飛媽媽:

週三課後小飛和庭庭約會,兩個人一如往常拿出各自的玩具玩起來(昆蟲v.s.彩色小馬、公主的約會),兩個人玩得很好。

畫畫時庭庭願意借小飛自己的彩色筆,小飛喜歡用筆把紙戳洞,當成魚的眼睛,結果把庭庭的筆芯壓短了,庭庭為此感到很不開心。

透過庭庭媽媽我才知道庭庭在生氣,但庭庭並沒有讓坐在旁邊的小飛知道,基於課題分離,我也沒有介入。

約會快結束時,庭庭還在揪結她的筆,生氣地說說了不知什麼(我沒聽到),於是坐在一旁的小飛說了:「對!不!起!」

庭庭說:「可是你說太用力了!」也就是沒有要接受小飛的道歉,然後庭庭一邊生氣一邊唸什麼我沒聽清楚,總之是氣話。

後來庭庭和媽媽去領錢,我和小飛說明清楚庭庭很在意她的筆,小飛回答:「可是我說對不起,她還這樣,這樣我沒有辦法幫她。」但小飛有準備好要討論了。

庭庭回來後一開始還覺得自己沒有要討論,但是時間關係我必須帶小飛和小蝶回家了,庭庭聽到後說好了要討論,要小飛說對不起然後要鞠躬。小飛還是生氣說:「我沒有要討論」,時間關係就這樣分開了。

週五教室聚會,庭庭和小飛的互動滿正常,課後兩個人都還記得週三的事情,也都想要和對方玩。

於是小飛說:「妳要先說對不起,然後我再說對不起」,這樣的溝通庭庭也聽得懂,於是兩個人互相對不起之後,就馬上約好等一下要一起吃飯了!

介亭老師:

「說對不起」的教育太深入孩子內心了,可以再和孩子一起思考,如何回到「困擾的本身」:色筆壓短了這件事來提出解決方法喔!

庭庭媽媽:

上週三庭庭當時不僅要小飛對不起還堅持要小飛加上低頭鞠躬,讓我好吃驚!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她這麼說!我詢問鞠躬道歉是誰教或從卡通看來的嗎?庭庭回答是幼稚園老師。

小飛媽媽,家裡小飛的彩色筆如果筆頭被他壓短了,妳會怎麼處理?有再跟他討論解決方法嗎?

因為庭庭這週開始對借給別人彩色筆會有疑慮,也發現她刻意不去使用那支被壓短的藍色彩色筆。原本我打算自己拿鑷子夾出筆頭,但經老師提醒,我會再和庭庭討論解決方法。

介亭老師:

「對借給別人彩色筆會有疑慮」,這很正常也很重要,在學齡前就能有所體會是好的,也可以藉由這次機會,練習「不借別人的勇氣」喔!

小飛媽媽:

我們家並沒有要求小孩一定要說對不起,遇到有狀況需要小飛提出解決方法時,小飛自己會提出說「對不起」,而哥哥也會願意接受道歉。

因此他目前還停留在這裡,可以由感受困擾的庭庭來向小飛提出,我再來陪伴小飛面對。

當天庭庭彩色筆是願意借給小飛、不借小蝶的。

因為彩色筆一人一盒,我這裡也有提供公用的蠟筆,所以小飛若是壓壞自己的彩色筆,我是沒有困擾的。蠟筆的筆頭沒有壓短的問題(可以再轉上來)。

介亭老師:

先跳脫「感受困擾」的感覺,回到那隻色筆上,「如何恢復借來時的原貌」,是需要帶著小飛討論出解決方法的,看起來他的焦點是放在「對方(人)」身上,而不是這個「物品」。

庭庭媽媽:

上週五小飛向庭庭拿到那支壓短的彩色筆了,說回家會想辦法恢復原狀。

小飛媽媽:

介亭老師在此留言後的隔天,小飛正好與哥哥有小爭執(細節我不清楚),只聽見哥哥說:「小飛,請你提出解決方法。」小飛回答:「對不起」哥哥說:「對不起沒有用,請你提出解決方法。」

後來我引導小飛思考,該事件還可以有哪些可能可以做的具體方法?也提到庭庭的藍色彩色筆,小飛畫畫時太用力壓筆頭縮下去了,和別人借東西需要把物品原樣歸還。小飛馬上提出:「就拿一個小夾子把筆頭夾起來!」

於是隔天週五教室聚會,小飛就去找庭庭拿回那隻彩色筆,並約定帶回家修理下週三歸還。

我帶著小飛修理藍色色筆時,有帶著小飛思考,如果用小夾子夾,小筆頭尖尖的可能會發生什麼事?小飛說:「會縮進去」再來就想不到了。於是媽媽帶著小飛,嘗試用針插進去把筆芯拉出來了。

上週三小飛坐捷運回程時,自己想到就歸還給庭庭了!後來庭庭「滿不滿意」這隻筆的樣貌,我就不知道了。

庭庭媽媽:

庭庭她試畫之後覺得和以前一樣。小飛和庭庭的彩色筆事件已結案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