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展賦家長迴響】兄妹的和解歷程

文:陳佾玄(展賦非學校中學班群、幼學班群家長)

五年前,五歲多小熙開始對一歲多的庭庭動手,當時我很苦惱一直是小天使的他,到底個性丕變的原因是什麼?不斷地找老師、前輩、朋友、教養專家討論,始終不得其解。

我相信自己孩子不是變壞,但當初我不知道的是,小熙是用負面行為來引起父母的過度關注,對爸媽的愛沒有安全感與歸屬感。

三年半前,小熙轉入展賦自學團後,展賦老師的所有教養建議中,我最早採取的方法就是『和老大單獨約會』。我除了某週固定兩次傍晚去接他下課,一個小時母子約會時光,還有放長假時會帶他一人去外地小旅行,假日三不五時的找機會讓他和爸媽兩三人外出走走。

平時,我不會拜託小熙去照顧庭庭,除非小熙願意主動幫忙。小熙有自己的房間和玩具,庭庭不能沒經過他的同意就進哥哥的房間。

這幾年小熙常說人生不公平,老問我為何要生老二來分掉父母的愛?我先同理他的感受,並告訴他,庭庭只會分掉媽媽每天24小時的時間,他永遠是媽媽最心愛的兒子,母愛不會被分走。

我自己也用功看書、上父母教養課、聽演講,努力去看懂事情背後的真相,不讓小熙只用不良行為才能得到父母關注,不讓他因為庭庭而受到委屈誤會。

努力這麼多年,做了很多事情,去年也帶著庭庭參加展賦優幼團,母女一起重新學習你好我也好的共好教養方式,庭庭慢慢有在進步調整和哥哥的互動方式。

在家人的改變與展賦老師群的引導下,小熙的想法漸漸成熟懂事,從以前會直接動手打妹妹,再到吼罵她,轉變成不耐煩不理會,幾個月前溝通討論,最近變成主動找機會和庭庭一起玩,還說出「我現在已經不討厭庭庭了。」我們家手足議題似乎漸漸趨於緩和。

媽媽我不求兄妹將來、甚至一輩子完全沒有紛爭,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事,至少媽媽能和他們一起學習的,是控制自己的情緒、同理對方的感受,以及溝通協調的技巧。

【展賦家長迴響】從陪伴孩子學習當父母

文:施玫伶(展賦非學校玩學班群家長)

當父母前,曾有兩個很深刻的家庭畫面在我腦海中印刻下來。

其一,是大學時代去教會服事者家,她的兩歲多孩子打翻水,我急忙拿起抹布就要幫她擦拭,但她告訴我讓孩子自己擦,孩子有自己的功用,我這樣做會抹煞他們的功用。其二,是在職時在鄉鎮的父老弟兄家吃飯,看見他們的孩子有的負責倒垃圾,有的餐前負責擺碗筷,有的飯後擦桌子,讓我好生羨慕,這樣的家庭很少有。

當了媽媽後,關於家事在網路上也有不同的講究,其中也有一派,由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教授分享的:「手動,腦才會動。」做家事會強化孩子的大腦神經迴路,孩子因此變得更加聰明與能幹。做父母的,哪個不愛自己孩子聰明?這一派說法也有點令我覺得心動。

可是,實際生活中的自己,雖然從小就覺得家事不該只是媽媽的事,也在長大後,為了分攤媽媽的辛勞,會願意幫忙家事,不過心態卻是苦味居多。

自己成家後,好長一段時間,也仍跳脫不了家庭的事落在肩上的命運。每天上班下班,返家後忙碌的像陀螺般,很容易就會把事情攬回來自己做,因為自己做比較快。漸漸地,孩子們作家事,也是興之所致驅使。當然,孩子的天性是玩,這也無可厚非,但是,家事要成為全家的事,真的說起來簡單,做起來難。

最近,因為跟著孩子的學校一起成長,重新來看家事分工合作這件事,學習到很多。有時當父母的我們不知不覺的會有一種心態:「孩子,你長大了,這件事你該自己做。」我們心裡覺得她已經會,應該自己做的事,所以看到孩子做了這些原本是父母在做的事,卻可能認為理所當然,因而缺少給孩子回饋、鼓勵。難怪自己也看過有時會出現不少孩子,遇到爸媽找他們幫忙家事分攤,會有一種感覺:「為甚麼是我?」

孩子的學校老師,給我的幫助很大,原來做家事的過程,是在培養孩子一種”社會情懷”。所以做家事,不只是做家事而已。我開始調整我自己帶孩子做家事的心態、作法,在家事過程中,找到那一種有錢買不到的幸福。

【家長迴響】不要幫孩子「設定」人生

文:Debbie Chang(優幼班群家長)

collage

(弟2Y3M、姐3Y7M)

早上起來能決定自己要吃什麼早餐,自己切水果(媽媽把他們要吃的那一大片水果給他們,他們自己切小片);自己去衣櫃選擇要搭配的衣物、自己穿、把換下來的衣服丟洗衣籃;自己刷牙、洗臉、擰毛巾(弟弟半乾,爸媽協助擰乾);摺自己睡過的棉被(選擇大小適中他們的,孩子能夠自己一個人完成);襪子、鞋子自己穿(弟弟還沒分辨左右腳的邏輯,有時爸媽提醒,但通常我不會刻意提醒)⋯⋯

我印象中我小時候吃什麼都是大人決定、於是常常被阿嬤餵食;到國小三年級才用刀子,因為長輩擔心,結果切水果切斷指甲;穿什麼都是大人幫我準備,即使我覺得很熱流汗,大人堅持天冷衣服不能脫;大班時鞋子大人幫我穿⋯⋯

雖然說上小一媽媽說我變了,變的很自律,鬧鐘自己調,從來不遲到(那是因為從小個性被養成膽小,因為怕遲到被罵或笑,有壓力不敢遲到,媽媽卻認為我很乖)。

所以在我有孩子前很多時候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,很多事情不會,很隨和(因為個性被養成膽小,但是大人都覺得好乖歐)。

每個人(孩子)都是獨特的,都有自己魅力、氣質跟想法。我希望我的孩子能繼續表達自己的想法(真的拜託你們不要乖,要懂事。常常覺得所謂的乖,或許造就很多變態、色狼在這社會上,因為要乖,所以面對壞人不能吭聲,因為不敢/不懂表達。)

在1歲多時孩子要求用剪刀,2歲時孩子要求用刀子,我告知危險性與刀子用法,他們開始嘗試使用。看到流浪漢我解釋、遇到路邊醉鬼或精神異常的人,我直接說那些人有攻擊性與詳細解釋,於是孩子都有判斷能力與警覺性。

警察除了抓壞人也會保護人,但不會欺負孩子,所以不會威脅孩子不乖就送警察局。孩子看到交通工具能分辨跑車、敞篷車、吊車、飛機、直升機、高鐵、捷運機場線等,因為我不會統一說是「車車」。

希望我的孩子很多想法,可以激發生活中的創作力。跟孩子一起前進一起進步就是多說多做當個愛講話的媽媽。

不要孩子跟我的童年一樣,造就一個「偽隨和的人」,因為我就是一個例子。也提醒自己不要幫孩子「設定」人生。我相信當自己知道要什麼,做自己,開心快樂幫助他人,心靈的滿足會帶來滿滿正面能量。

爸媽我們再來一杯一起思考吧,哈。

【家長迴響】練習放心放手

文:綺伶(小學班群家長)

22310568_1653131724750863_6818875480295565128_n

從孩子小一下學期開始讓她練習自己搭捷運往返台北、板橋上下學,一年多的時間,從捷運站的點到點,到她可以自己在捷運站內轉線,昨天也第一次讓小學三年級的她和同學搭火車到內壢。

這一路的放手,一方面是因為孩子在展賦有很多和老師、同學在外行動學習的機會,搭乘大眾運輸已經成了展賦孩子們的一種基本能力,我覺得我可以放心,另一方面希望藉由我相信孩子有能力照顧好自己,去提升她的「我能感」,所以我練習放手。

放手的過程,不表示我沒有任何的擔心,尤其大環境充斥著各式各樣的人,真的有時讓做父母的很難不焦慮。

但我選擇帶著孩子在生活累積正向的經驗,讓她知道不需要把所有人都當壞人,但要時時保持警覺性,善用身邊的資源,要懂得如何危機處理。

幾天前看到一則新聞,是一名29歲的男子誘拐小五的女生(男子是女童在網路上認識的網友),到學校以他是女童的堂哥名義將她帶出學校,然後帶她到學校附近的旅館和她發生關係,女童還天真地問對方會不會娶她,最後男子僅以7萬元交保。

看完這則新聞,我的感想是:

  1. 學校的安全管理也太不嚴謹了吧!怎麼會輕易地讓學生被人帶走,都沒有和學生家長再次確認。
  2. 小五的年紀,使用3C產品的網路限制,大人都沒有控管嗎?孩子和對方發生關係後,問對方會不會娶她,顯示出孩子在家庭端可能是缺愛的,才會這麼小就將情感寄託到外面的人身上。

昨天孩子去同學家玩,回來後她開心和我分享,當中的一些情境,加上這則新聞,讓我和孩子針對於身體的安全和保護,有了深入的對話。

總結我們母女對話的結論,我告訴孩子:

  1. 當遇到危險狀況時,一定要保持冷靜,不要慌張,如果對方要傷害妳的身體,想盡辦法拖延對方的時間,或是直接攻擊對方的下體,找機會逃走。
  2. 不管對方說什麼、恐嚇或威脅妳(說什麼妳不答應我,我就要跟誰說,或是會影響到誰之類的話),都不可以妥協讓他侵害妳的身體,不要被任何情感束縛,任何人際關係的失去或被破壞,都比不上妳保護自己的身體重要。
  3. 如果真的發生了令人遺憾的事,一定要記住,都不會是妳的錯,絕對不要貶低妳自己,第一時間一定要跟媽媽說,我會永遠相信、支持、守護妳到底,陪伴妳走過任何的困難。

隨著孩子一天天地長大,我要和她對話的內容也要更多元,期許我自己要用更開放的心,面對孩子的世界。不管孩子多大,能一直和她無話不談,成為她永遠會想商量事情的對象,是我努力的目標!

【家長迴響】溫和而堅定的執行常規

文:施玫伶(玩學班群家長)

22089526_1626452340709714_8181369642404825143_n

在職媽媽下班後,除了晚餐的預備,一般對於有學齡前幼兒或小學生忙碌的事,應該無外乎吃飯、洗澡、功課、睡覺,穿插著對孩子的陪伴時間。

但是這中間應該也有無數的插曲,諸如貪玩耍賴、拖拖拉拉、手足爭吵、甚或親子衝突的戲碼上演。

最近有點倒吃甘蔗的感受,是因為實施「時間表」,溫和而堅定的執行家中的常規後,讓我可以稍有餘裕地,在晚上利用睡覺前的不長不短的30-50分鐘,陪伴兩個孩子。

今天恩禧規劃的興趣項目是手作,參考了用一張紙作成一本書的書籍來進行。

當陪姊姊時、妹妹很專心的自己玩自己的;陪妹妹時,姊姊也熱衷的繼續畫她的手作書。這是最近很進步的點,大概也是因為開始花較多的時間去經營單獨的陪伴,所以兩個爭風吃醋的機會減少了;有衝突,恩禧溝通的方式慢慢的不再是過往的告狀,而大人也學習脫開以前那種無形中就是偏袒小的態度。

另外,最近最大的突破是:晚上9:00前入睡,雖然偶爾會走鐘,但卻是自從有兩個孩子以來,最早睡的時間。

發現自己以前所以為尊重孩子的作風,其實界線常是搖擺不定的,溫和而堅定是可以練習而實施的。很開心,進了小學後,教育孩子可以是有同夥的。

除了信仰以外,覺得一個適合孩子特質的環境是父母可以盡力而為提供給孩子的。感謝主,讓我們在祂的引領下,可以有這樣的機會,參與實驗教育:展賦・非學校!

【家長迴響】人生的旅程,不是貪快求好,將別人遠拋於後,才是勝利!

文:施玫伶(玩學班群家長)

IMG_7353

孩子上週參與了展賦非學校的自行車課,挑戰從景福站到大稻埕的行程,由爸爸爸陪騎。整個行程完畢,當然沒有擔任陪騎角色的我,也是很關心她騎得如何。

返家後,孩子爸一直說騎完孩子一點也沒有覺得累,真的是像原住民,然而整個路程並沒有騎完,根據他的觀察,是因為前面同學騎得太慢了,所以他一直叫孩子超車。

奇怪的是,孩子還是願意騎在同學後面,所以他給孩子的評語是,孩子很守規矩。但是我問孩子,老師也從未規定,不可以超車呀!

為什麼孩子不超車呢?

孩子自己說,其實她可以騎得更快,不過她不想這麼做,也刻意維持在同學後面,有在等待同學,她說得剛剛好,不要太快也不要太慢,隊伍才不會拖得太長。

今天無意之中發現,同學媽媽的分享,表示這位同學在路程中,一直有在等待孩子,這就是之所以騎得慢的原因。(孩子爸看到的只是同學騎得慢,殊不知為了孩子,同學也是有所調整的)

按照之前我們家出遊騎腳踏車的經驗,孩子不是個容易認輸的孩子,她會衝得很快,一直騎一直騎,但回程時才發現自己快騎不動了。這是以前的她。

然而這次的自行車課,看到她騎車的歷程,卻是為著「團體」,自動願意在約束裡,有自律的行為,突然覺得很感動。(哎呀!孩子爸還一直鼓勵她超車,真是…..)

人生的旅程,不是貪快求好,將別人遠拋於後,才是勝利!

從孩子身上、她的同學身上,我有了這樣的體悟,為著這麼小的年紀,互相的等待,我覺得很感動。也許他們彼此都不知道,對方那麼慢的原因。

【家長迴響】和孩子保持一台車的距離

文:Olivia Chen(玩學班群家長)

21764742_1734397673237012_1776036110560530979_n

烈日下,感受到迎面而來溫熱的風包裹著青草的香味,看著孩子帶著自信不疾不徐的背影,這樣的距離有放手、有尊重、更有濃濃的愛!

突然思緒隨著空氣的緩慢流動飄到了另一個時空,與其說是陰錯陽差更貼切的應該是老天爺給的奇妙的緣分。

三年多前我們開始接觸了展賦,當時的我們很欣賞正向教養,也很努力實踐老師給的策略學習用溫和而堅定的態度來教養孩子。(話說溫和堅定也練習好久,這對於習慣"聲控"而且講求效率的媽媽,是有多麼的困難啊!回音~)

但是…總覺得哪裡卡卡的。

我們可以創造無限的空間讓孩子探索,帶孩子上山下海拓展各種感官學習,也理解孩子就像一面照妖鏡,唯有自己改變了孩子也就跟著改變了!

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孩子的「勇氣」要怎麼養成?

老媽我是個勇氣滿點的人很有挑戰的精神登百岳、一個人出國旅行、跑馬拉松,甚至下定決心考國際領隊也讓我給考上了。但,勇氣這種東西到底要怎麼教?面對峭壁懸崖時,我半強迫孩子要去勇敢挑戰,但孩子卻更退縮。

束手無策的我直到遇上了「阿德勒」,這個我人生的救星,人稱慈祥的老奶奶(他是個男的)。看了近10本關於阿德勒心理學的書,細嚼慢嚥之後才真正領悟到:「唯有打從心底相信孩子,讓孩子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經驗學習負責,孩子便可以漸漸的長出面對人生各種考驗的勇氣。」

(這很難、這超難、不信你可以試試!)

這不是一本教科書更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道破,唯有自己去經歷,和孩子一起體驗這人生酸甜苦辣的美妙滋味。

就像一個和我一起跑馬拉松的夥伴,我不能替他跑,更不能幫他喝水,不過一路上我們可以說說笑笑相互打氣,一起揮汗喘氣奔向人生的終點。

你說,是不是參透了這些,從此我們就會一直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?

喔,哪可不一定!人生有如充滿暗礁和漩渦的大海,但我深信,我們已經擁有滿滿的勇氣乘風破浪,因為波瀾壯闊高低起伏的人生才是最精彩的!

【家長迴響】讓孩子擁有自主自律使用3C產品的能力

文:翰翰媽媽(玩學班群家長)、介亭老師

2010-1-29 上午 10-44-12

平板、手機、電腦、電視⋯⋯這類型的3C產品,住在都市的我們是無法視而不見的。

我認識不少家庭,在學齡前、甚至在小學階段,採取「完全禁止」或「開放5-10分鐘的小確幸」方式,反而造成孩子經過電視牆、或是捷運站的廣告螢幕時,整個人像是飛蛾撲火般被吸引過去,甚至坐在捷運或公車上,如果身旁的大人正在玩手機,孩子就會想盡辦法也要看到螢幕。

我也認識一些家庭,孩子想玩手機、平板、電腦,想看電視、影片,都「乎伊去」,甚至全家到餐廳吃飯,第一個端上桌的不是料理,而是手機與立架,然後孩子就以手機配餵飯,大人得到耳根清淨、孩子不哭不鬧。

其實「過與不及」都不合適、也不健康,如何陪伴孩子練習自主自律地面對3C產品,是我們這代父母無法逃避的議題,完全禁止、不符比例原則的開放、完全放任,都將造成孩子無法正確地看待3C產品,直到小學中高年級陷入3C的迷思、甚至成癮,父母才驚覺不對勁。

電視和電腦是我的生活必需品,因此我們家綠豆和粉圓,從一歲開始看電視、三歲開始玩平板、五歲開始接觸電腦。我們陪伴著孩子一起搜尋合適的節目和遊戲,然後跟著孩子一起玩(像這半年綠豆粉圓就教會我玩麥塊Minecraft),再一起討論分享遊戲當中的心得與成就。

綠豆粉圓並沒有因此近視、沒有不愛看書、沒有變成宅男、沒有陷入也沒有成癮。過程中,也曾發生過偷玩、超過時間、遊戲當中的爭執,只要遇到了,我們「就事論事」討論出解決方法與合理結果,然後以溫和而堅定地態度陪伴孩子一起面對,然後孩子提出計畫與承諾再次執行,或許一段時間後又有狀況,我們就再進行家庭會議討論⋯⋯。

除了3C產品營造的「虛擬世界」之外,我們更著重「真實世界」的愉悅與幸福,讓孩子在真實生活當中得到歸屬感、成就感、價值感,讓「虛擬世界」成為孩子的興趣之一,而不是唯一。

經過這十年的練習,過程中當然會起起伏伏、反反覆覆,但因為我們的目標很明確:「讓孩子擁有自主自律使用3C產品的能力」,因此家庭共同努力朝著標前進,無須打罵、不用賞罰,而是引導孩子為自己負起責任。到今年,算是達到共同設定的目標了,孩子很安心地使用3C產品,我們也很放心地看著孩子從當中所得到的收穫與成長。

「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」,3C產品、或孩子生活當中任何的事物都是如此,鼓勵父母不要害怕,和孩子一起勇敢面對和接招吧!

以下是翰翰媽媽在面對孩子玩平板沒有計時,以及找理由、找藉口與說假話的記錄,我也有提供策略與回饋,和讀者分享。

翰翰媽媽:

因為孩子沒有使用計時器,超時使用平板,因此週日執行合理結果:「暫停平板使用一天」,並且請孩子安排他回家後的時間規劃。

禮拜天暫停期間,孩子一直會不停測試,或是游走在邊緣,問:「那我可不可以用平板拍影片?」(還有其他問題,總之就是想用平板)。或是弟弟在玩,孩子就坐在弟弟旁邊看或指導。我實在不可能一直盯著孩子看(監督),也不能叫弟弟去別的地方玩(他不喜歡單獨在房間所以會在客廳)。

昨天禮拜一,放學回家後孩子就按照他自己告訴我的時間規劃執行:「晚餐–玩平板30分鐘–吃點心️–整理書包洗澡」,就在媽媽洗完澡告知孩子換他洗澡之後,我就進房間忙自己的睡前動作,結束之後我打開門,就看見孩子正在玩平板,我又看了一眼計時器並沒有計時,於是請他停下動作馬上去做該做的事。

因為已經是第二次沒有遵守常規,因此暫定使用平板2天(孩子訂下的合理結果)。

今天下課回到家,我進房間換好衣服就看到一個畫面:孩子一邊吃晚餐一邊看平板。我問他你正在幹嘛?孩子說:「沒有阿,我在看弟弟的畫面。」

我看了一眼平板,內容是麥塊的影片,很明顯的這是孩子喜歡看的,於是我點破他,問他你說的是真實的嗎?孩子才搖頭。

我再問他昨天晚上有被暫停的事情,你知道嗎?孩子說不知道,我說了一遍之後再問他一次,孩子回答:「我知道,但是我忘記了」

然後我很困擾,就是我不可能一直監督孩子有沒有計時、有沒有超時?還有孩子為了想要玩平板,卻告訴我他只是在看弟弟玩(說謊),這樣子失去信用了。

再來就是父母大學時討論過的話題,孩子很喜歡玩麥塊,30分鐘的遊戲時間設定到底適不適合?執行起來為什麼那麼困難?

我問孩子你覺得該怎麼辦?他說「不知道」,我說「我也不知道」。

介亭老師:

在他「知道」之前,平板只能先收起來,或鎖密碼。

我們家也經歷過這樣的過程,很不容易,但卻是從他律邁向自律的重要過程。

平板的議題,綠豆從3歲起開始練習,一直到今年11歲才算是穩定自律,8年的時間,不長也不短。

翰翰媽媽:

所以是,每次使用前都由我來解鎖這樣嗎?

那麼,老師家裡一次使用可以用多久呢?可不可以「玩玩這一局再結束」呢?我是以多數醫師的建議訂30分鐘。

介亭老師:

上鎖是孩子沒有執行解決方法後的合理結果之一,什麼時候可以停止上鎖,也是由孩子提出承諾,我個人是覺得比停玩來得有效益,尤其當家裡有其他人在玩,而自己不能玩,孩子只會覺得被剝奪。我們的目標是讓孩子學會自律、控管時間,而不是要處罰孩子。因此對於孩子沒有計時,就是按下計時器後再拿來找大人解鎖,而且還不能看家長的密碼,也不能亂猜密碼。

至於平板遊戲時間,我們家在去年以前,都是平日30分鐘,假日60分鐘(分兩段,而且是早上9點之後)。

我也曾經在意時間到要立刻關機,直到我和他們一起玩同樣的遊戲後,我才知道要立刻關機有多麼不容易(在麥塊當中,如果沒有回到家裡就離開,下回開機就有可能已經被殺死了)。

因此我們除了計時之外,同步地在時間到了之後,孩子會說明他現在的狀況,必須是往「結束」的方向進行(例如在麥塊遊戲中必須要回家)。

從妳的記錄看來,平板很不適合做為孩子「個人時間」的選擇,他在玩的時候,最好是妳能夠在一旁,但妳可以做其他的事情,而不是去做睡前準備,因為這樣妳不會在旁邊。

翰翰媽媽:

感謝老師的解答,我會再和孩子對話繼續深入討論出適合的方法。

【家長迴響】一支彩色筆教我們的人際智慧

文:小飛媽媽(幼學班群家長)、庭庭媽媽(幼學班群家長)、介亭老師

IMG_20140523_120515.jpg

展賦非學校的幼學班群,每週有兩個上午的聚會時間,由親子共同參與不同智能與領域的活動,班群老師從中觀察親子的互動,並給予最適性的教養回饋與策略。

家庭與家庭之間,也會運用聚會後的下午時段,進行兩兩約會,讓孩子有深度人際互動的機會。而在家庭約會的過程中,也就有機會反映出孩子在人際面向的現況,經由家長的文字記錄,讓親師生三方有了溝通合作的機會,邁向「共好」的人際關係。

以下是因為「一支彩色筆」所延伸的人際議題,在雙方親子的智慧與共同協力下,讓議題得到圓滿的處理,也讓孩子與家長,在人際互動上更進一步了!

經過雙方家長同意後,我將這次跨越數週的記錄進行整理與大家分享,也讓讀者更加瞭解展賦非學校在學齡前,對於人際議題所採取的處理方式。

人際議題,「一個巴掌拍不響」,尤其是「親子團」的人際議題,除了要釐清孩子之間的行為目的,更容易牽動的是家長過往的人際經驗。

因此唯有以「彼此信任」做為前提,放下「受害者」的自我標籤,運用智慧陪伴孩子「面對人際議題、尋求解決方法」,才是協助學齡前孩子的人際增能方式。

而不是只說對不起、或用金錢做為賠償,更不是放任孩子在人際衝突中磨損耗能,然後期待孩子能長出自己的力量。

小飛媽媽:

週三課後小飛和庭庭約會,兩個人一如往常拿出各自的玩具玩起來(昆蟲v.s.彩色小馬、公主的約會),兩個人玩得很好。

畫畫時庭庭願意借小飛自己的彩色筆,小飛喜歡用筆把紙戳洞,當成魚的眼睛,結果把庭庭的筆芯壓短了,庭庭為此感到很不開心。

透過庭庭媽媽我才知道庭庭在生氣,但庭庭並沒有讓坐在旁邊的小飛知道,基於課題分離,我也沒有介入。

約會快結束時,庭庭還在揪結她的筆,生氣地說說了不知什麼(我沒聽到),於是坐在一旁的小飛說了:「對!不!起!」

庭庭說:「可是你說太用力了!」也就是沒有要接受小飛的道歉,然後庭庭一邊生氣一邊唸什麼我沒聽清楚,總之是氣話。

後來庭庭和媽媽去領錢,我和小飛說明清楚庭庭很在意她的筆,小飛回答:「可是我說對不起,她還這樣,這樣我沒有辦法幫她。」但小飛有準備好要討論了。

庭庭回來後一開始還覺得自己沒有要討論,但是時間關係我必須帶小飛和小蝶回家了,庭庭聽到後說好了要討論,要小飛說對不起然後要鞠躬。小飛還是生氣說:「我沒有要討論」,時間關係就這樣分開了。

週五教室聚會,庭庭和小飛的互動滿正常,課後兩個人都還記得週三的事情,也都想要和對方玩。

於是小飛說:「妳要先說對不起,然後我再說對不起」,這樣的溝通庭庭也聽得懂,於是兩個人互相對不起之後,就馬上約好等一下要一起吃飯了!

介亭老師:

「說對不起」的教育太深入孩子內心了,可以再和孩子一起思考,如何回到「困擾的本身」:色筆壓短了這件事來提出解決方法喔!

庭庭媽媽:

上週三庭庭當時不僅要小飛對不起還堅持要小飛加上低頭鞠躬,讓我好吃驚!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她這麼說!我詢問鞠躬道歉是誰教或從卡通看來的嗎?庭庭回答是幼稚園老師。

小飛媽媽,家裡小飛的彩色筆如果筆頭被他壓短了,妳會怎麼處理?有再跟他討論解決方法嗎?

因為庭庭這週開始對借給別人彩色筆會有疑慮,也發現她刻意不去使用那支被壓短的藍色彩色筆。原本我打算自己拿鑷子夾出筆頭,但經老師提醒,我會再和庭庭討論解決方法。

介亭老師:

「對借給別人彩色筆會有疑慮」,這很正常也很重要,在學齡前就能有所體會是好的,也可以藉由這次機會,練習「不借別人的勇氣」喔!

小飛媽媽:

我們家並沒有要求小孩一定要說對不起,遇到有狀況需要小飛提出解決方法時,小飛自己會提出說「對不起」,而哥哥也會願意接受道歉。

因此他目前還停留在這裡,可以由感受困擾的庭庭來向小飛提出,我再來陪伴小飛面對。

當天庭庭彩色筆是願意借給小飛、不借小蝶的。

因為彩色筆一人一盒,我這裡也有提供公用的蠟筆,所以小飛若是壓壞自己的彩色筆,我是沒有困擾的。蠟筆的筆頭沒有壓短的問題(可以再轉上來)。

介亭老師:

先跳脫「感受困擾」的感覺,回到那隻色筆上,「如何恢復借來時的原貌」,是需要帶著小飛討論出解決方法的,看起來他的焦點是放在「對方(人)」身上,而不是這個「物品」。

庭庭媽媽:

上週五小飛向庭庭拿到那支壓短的彩色筆了,說回家會想辦法恢復原狀。

小飛媽媽:

介亭老師在此留言後的隔天,小飛正好與哥哥有小爭執(細節我不清楚),只聽見哥哥說:「小飛,請你提出解決方法。」小飛回答:「對不起」哥哥說:「對不起沒有用,請你提出解決方法。」

後來我引導小飛思考,該事件還可以有哪些可能可以做的具體方法?也提到庭庭的藍色彩色筆,小飛畫畫時太用力壓筆頭縮下去了,和別人借東西需要把物品原樣歸還。小飛馬上提出:「就拿一個小夾子把筆頭夾起來!」

於是隔天週五教室聚會,小飛就去找庭庭拿回那隻彩色筆,並約定帶回家修理下週三歸還。

我帶著小飛修理藍色色筆時,有帶著小飛思考,如果用小夾子夾,小筆頭尖尖的可能會發生什麼事?小飛說:「會縮進去」再來就想不到了。於是媽媽帶著小飛,嘗試用針插進去把筆芯拉出來了。

上週三小飛坐捷運回程時,自己想到就歸還給庭庭了!後來庭庭「滿不滿意」這隻筆的樣貌,我就不知道了。

庭庭媽媽:

庭庭她試畫之後覺得和以前一樣。小飛和庭庭的彩色筆事件已結案。

【家長迴響】認識阿德勒

文:Yen Yu Lin(優幼、幼學、玩學班群家長)

collage

終於,我又回到了這裡。

在2013年帶著孩子加入展賦優幼團之後,就這麼樣的「認識」了阿德勒。

我的3個孩子們、和我所在的「展賦・非學校」,是一個真正實踐阿德勒教育教養理念的地方,家長們需要持續不斷地充電、閱讀、自我檢示、自我修正,而教師們也是同樣地需要不斷地增能、不斷地進修。

這並不是一段容易、輕鬆的過程,而是充滿著血淚(血我可能沒有流,但淚水很多)與掙扎。

這期間,忘記參加過幾次的父母大學,不知不覺竟然也閱讀了很多阿德勒的相關書籍:孩子的挑戰、被討厭的勇氣第一部與第二部、阿德勒的父母成長課、看見孩子的亮點、拋開過去做你喜歡的自己……還有展賦創辦人2016年出版的「綠豆粉圓爸遇見阿德勒的九堂教養課」(這本書內容淺顯易懂,裡面絕對有你要的教養答案)。

然而,我今天竟然走到了這裡,走進了專業知識的殿堂。

從我知道這個課程並報名之後,我的內心就開始莫名地躁動和興奮。

我覺得我自己的內心深處,有個東西在沸騰;我覺得我自己離開心理學之後,轉了一圈又回過頭來親近它。

我還不知道那個感覺是什麼?但是我很慶幸我找到了一扇門,並且知道我會活得越來越幸福!

#我的虛擬目標是什麼?

#答案在我自己身上我要找到了妳等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