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介亭:讓兄弟姐妹成為夥伴而非敵人

文:趙介亭(展賦非學校計畫主持人、中學班群導師)

以下是我寫給家長的記錄,也和大家分享:

展賦非學校中學班群在這學期,我帶著孩子「直搗」自己的行為目的,從思考課的共讀《被討厭的勇氣》,到文學課的3、4分鐘短講談自己,以及上回宿營「星夜談心」談到晚上10點多,都是協助孩子「更有智慧」的面對自己的真實人生。

而目前中學班群的成員,除了一位孩子之外,其他同學都是哥哥和姐姐,因此如何面對「手足議題」也成為本學期的重點調育項目之一。

從家長的記錄,孩子的確都有「身體力行」我和孩子們關於手足議題的對話,如果其他家庭也有感覺到和過去不同,也請回饋給我知道。

當孩子放下和手足的「競爭意識」、放棄「當回獨生子女」的妄想之後,就有了機會重新看待與執行(RESET)手足關係。

我希望的,是當哥哥姐姐開始「努力改變自己」的同時,也能帶動家長和弟弟妹妹一起改變,而不是覺得哥哥姐姐好欺負了,結果變本加厲的捉弄或挖洞要哥哥姐姐跳;家長也不要覺得孩子的改變是「應該」的,而是能夠持續以「鼓勵」的方式回饋哥哥姐姐的正向改變。

家長問:「哥哥是真心想要開始悅納自己的妹妹嗎?是為了符合我們大人的期望才做的嗎?」

答案:兩者兼具,畢竟他們都還是孩子,都還需要家長的肯定和支持(有人愛、有權力、有價值、有能力)來證明自己有所歸屬感。

家長只要不以外在獎賞、或不斷提高標準、或不和弟妹有好的互動就處罰,那麼這一次哥哥姐姐的改變,就會成為孩子「新的生命風格(LIFE STYLE)」,而手足也就有機會成為一輩子的夥伴而非敵人。

家長加油!弟弟妹妹加油!多給這幾位哥哥姐姐鼓勵和回饋!

趙介亭:自立和自私有什麼不同?

文:趙介亭(綠豆粉圓爸)

DSCF9544

「自立和自私有什麼不同?」是很多家長至今仍疑惑的問題。

為什麼孩子在展賦非學校願意分攤公共事務、樂於助人、朝向共好,在家庭卻連「小忙都不願意幫」?也是很多家長在記錄中會提出的問題。

我先舉今天早上發生的真實案例。

昨晚教師團在中學班群的座位開會,我們邊吃邊聊,在離開時遺漏了沙琪瑪的包裝紙掉在地上。

早上同學進來教室時,發現地上的包裝紙,以及滿地的螞蟻。

多數的大人此時會怎麼想?會怎麼做?「就請孩子拿去丟、地板擦一擦就好啦!」孩子不做,大人會不會認為孩子都不願意分攤公共事務?太自私?老師是為了他們開會、老師是不小心的、老師早上在準備今天的課程,孩子隨手清理,天經地義、理所當然吧!

展賦的老師卻不會這麼做。

我們在教孩子自己造成的行為自己負責,我們就必須要親身示範,因此老師停下手邊工作,將包裝紙丟到垃圾桶,到後院拿擦地的抹布把地板擦乾淨。

在日復一日的相處當中,孩子自然明瞭與相信展賦的老師是自立與負責的,和老師有著相當足夠的「師生存款」,這不是有形的金錢,而是無形的信任財富。

然而某些時候,很少的機會,老師也會遇到部份狀況,從課題分離的角度,是老師需要負責的,但老師卻無法執行時,就會請孩子協助和幫忙,此時孩子們都不會拒絕,而是很熱情的幫忙。

疑?究竟展賦和家庭的差異在哪裡?為何孩子展現了不同的樣貌?

我們的觀察,是孩子對於「大人」的設定不同,而家庭與展賦的「情境」也不同,也就是兩端並沒有同步。

孩子相信展賦老師是在不得不的情況下,真正需要幫忙的時刻,請孩子提供協助,同時老師也會以「我訊息」和孩子在當場或事後說明需要被幫忙的原因為何。

而有的家長往往直接認定孩子應該要幫忙,在事前、事中、事後也不會和孩子以「我訊息」溝通說明,只以「你訊息」告知:你可以幫我什麼嗎?孩子在長期感覺被「拗」的情況下,直覺反應就是先拒絕家長的請求。

同時展賦營造的是「平等但不公平」的環境,啊?什麼意思?

「平等」指的是每個人的價值是相同的,不會因為個體差異而被貼上不同的標籤;而「不公平」是除了一天24小時以外,其他所有的事物都不公平。

我們帶領孩子去看到「自己擁有什麼」,如何追求平等的互動;而不是「自己沒有什麼」,去追求表象的公平。

而有的家庭則是相反的操作,追求的是「公平但不平等」的環境,最常反映在兄弟姐妹的事物上,其中一個孩子有的物品、去的地方、做過的事情,另一個孩子也要有;然後希望哥哥姐姐照顧弟弟妹妹、弟弟妹妹聽哥哥姐姐的話;兄弟姐妹各自的優勢天賦也不見得有機會展現,因為大的做什麼,小的就說要跟。

當孩子不願意幫大人的忙時,對大人往往是一枚震撼彈,甚至會覺得是不是展賦把孩子教壞了?讓孩子變自私了?

我們想回饋給家長的,是當我們存在著「孩子『應該』要幫忙」的設定時,其實也就反映出親子之間是「縱向關係」,而父母位在孩子之上。

換個角度想,當孩子要求幫忙,卻是大人認為孩子可以自己完成的事情,基於自立的角度,大人是否會幫孩子的忙呢?

至於家庭的公共事務,如家事,則需要經過家庭會議進行規劃,讓孩子從「貢獻」的角度在家庭取得價值感。

同時也要留意手足關係在家庭當中產生的不平等喔!

趙介亭:孩子有興趣,幫他找同伴、不是找老師

文:趙介亭(綠豆粉圓爸)

15723787_1412752345403915_8888089881884305442_o

生活在都市的好處,就是教育資源特別豐富,幾乎所有的面向和領域,都能找到相對應的老師和課程。

因此很多家長發現孩子表示對某一項事物有興趣時,第一個念頭就是搜尋相關的課程報名參加。

然而大多數的課程為了能夠系統化,必須先規劃出一定的進度和內容。

但孩子的興趣發展,不見得符合課程的系統,有的孩子必須在某個階段反覆操作、有的孩子則是大跳躍式的成長。

因此當最初的熱情消退之後,對很多孩子來說,上課就成為了負擔,並無法再延伸最原始的興趣。

對於付錢的父母來說,除了不想浪費錢之外,也會覺得孩子不應該半途而廢、應該要堅持到底、小時就習慣放棄長大還得了⋯⋯

於是原本發展興趣的美意,反而造成孩子的挫敗、父母的指責、親子的衝突。

長期下來,孩子不再願意對新事物產生好奇心,覺得生活乏味又無聊,就很容易沉溺在充滿聲光刺激的虛擬電玩遊戲當中了!

既然我們現在知道了,就可以改變自己的想法與行動。當孩子對某一項事物有興趣時,「幫他找同伴、而不是找老師」。

誰是孩子發展興趣的第一個同伴呢?就是「父母」啦!

藉由和孩子一起發展興趣的過程,讓自己成為孩子的同伴而不是老師,父母不需要「教」孩子,而是「陪」孩子。如果孩子的興趣也符合父母的興趣,就和孩子一起享受其中;如果孩子的興趣與父母不符,父母也可以嚐試拓展自己的舒適圈,挑戰這項新的關卡。

接著,就要幫孩子找到有相同興趣的同儕,此時不同家庭的父母就可以採輪流陪伴的方式,互相成為彼此的教養支援系統,讓孩子從同儕身上感受興趣的廣度與深度。

我們認為在青春期之前,孩子要有時間和空間,大量嚐試各種面向,然後從中發展自己的多元興趣,不適合太狹隘或過度單一。

有了多元興趣的基礎,到了青春期之後,孩子才有機會發展其中幾項成為「能力」,此時才需要協助孩子「拜師學藝」喔!

趙介亭:面對情緒,同理而不同情、陪伴而不介入

文:趙介亭(綠豆粉圓爸)

2010-5-20 下午 02-01-16

幼學班群的麒芳老師記錄:

玩桌遊時,聽到有孩子很激動的有情緒哭著,老師有前往瞭解原因,大約5分鐘時間還是無法平息,老師請媽帶孩子到外頭冷靜,之後我到外頭去協助。

媽媽描述事件發生原因:孩子玩桌遊出太陽牌,但是弟弟直接幫忙孩子移動了太陽,孩子很生氣。在媽媽身邊一直跳腳,哭得很激動,情緒稍微回覆又再重新升高情緒,過程也有頭往後躺地之類的,沒有在害怕撞到東西,我跟媽媽盡量移開桌椅,給予安全環境

過程中媽媽協助拍背,也一邊說話安撫,孩子情緒就一直重複升高,還揮手打媽媽(但是沒有很大力,感覺孩子有控制力道),我跟媽媽說先等她冷靜再說,同時也握著孩子手說:「媽媽在旁陪伴著你,沒有要打媽媽」,孩子又開始大哭還數次作嘔反應,媽媽說怕他吐,我準備塑膠袋在旁邊,過程中媽媽安撫孩子,孩子又舉起手在媽媽臉前做出打媽媽動作(但是沒有打),就是一直作勢揮手打的動作。

媽媽說這麼激烈在家只有少數幾次,2歲那時比較常這樣,哭時頭望後仰。平常孩子哭媽媽處理方式就是轉移讓孩子不要一直哭,不然他會一直哭,會很擔心孩子這樣哭。

大約有5-10鐘情緒這樣反反覆覆,最後孩子情緒有緩和後跟媽媽說「我冷靜好了,我要進去玩了,很久耶!」拉著媽媽往內的動作,說完又哭又跳腳,就這樣反覆4、5次。

這時候的活動已經是進入第三階段了,媽媽跟孩子說你進去就不是桌遊時間。還沒說完孩子又開始大哭跳腳,會弄到媽媽讓媽媽不舒服,我馬上抱緊孩子告訴孩子:「你這樣媽媽很不舒服,我知道你很生氣,你讓自己慢慢放鬆下來,老師也會慢慢把手放鬆」,孩子真的有聽懂,讓自己慢慢放鬆我也放鬆,放鬆後又在媽媽身邊開始,我又再一次抱緊,這樣總共三次,第三次之後在跟媽媽對話過程中一度又要開始,他想到我會像這樣抱緊就沒有,後來他情緒又稍微緩和時,我說「我知道剛才孩子玩到一半,太陽被弟弟移動,孩子想要自己移動,完成剛剛的桌遊,現在裡面在進行製作桌遊,孩子可以選擇一起做桌遊、或是跟媽媽在外面玩剛才桌遊,完成你剛才的遊戲。」

孩子說要玩桌遊,我去拿出桌遊後,媽媽開始擺,孩子坐在一旁哭聲(此時感覺不是情緒的哭)持續中,之後就跟媽媽玩得很好,點心時間前3分鐘,我過去跟孩子說:「桌遊時間再3分卓我們就要收起來嘍,我們準備要吃點心了」,孩子也點頭,時間到孩子自己也說要收拾了。

孩子吃點心時,我有過去跟孩子窩窩心,孩子也靜靜聽我說。

媽媽後來有說這次好激動,他沒有讓孩子這麼激動過,我告訴媽媽我們會陪伴孩子走完情緒,同時也鼓勵媽媽剛才很有耐心的陪伴孩子走完情緒,在家可以試著若孩子有情緒,給予孩子一個安全的空間陪著孩子,媽媽可以了解,當下老師也給媽媽窩窩心。

看到幼學班群老師在教師團的記錄,知道再次有孩子在展賦教室「完整地走完自己的情緒」時,很令我感動,同時也要給予孩子和媽媽鼓勵,因為能夠在「外人」面前走完情緒,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和信任感的呢!

在接觸《阿德勒心情學》之前,雖然我已經學習過不同派別的「情緒管理」,但在當爸爸的頭幾年,我還是很難接受孩子有「怒」、「哀」的情緒,但卻很容易充許自己有「怒」的情緒。(註:目前的研究,將「怒」排除在情緒之外,怒只是其他情緒的表象)

當年最容易說的就是「因為你⋯⋯,所以讓我很生氣」,過沒多久,就會看到孩子在手足、在人際關係中說出同樣的話,總是會因為別人的一些小動作而讓自己生氣。

接觸《阿德勒心理學》之後,我才知道,原來情緒是我們「選擇」的、是有「目的」的。

像是對孩子生氣,其實並不是真的生氣,而是我們選擇用「生氣」這項情緒做為工具,目的是要孩子恐懼我們的生氣而停止當下的行為,簡而言之就是「控制」!

因此我開始用了一年多的時間練習「溫和同時堅定的態度」,降低使用「生氣」工具的頻率:從一天三次、再到三天一次、再到三週一次、再到三個月一次。

當我不再使用情緒做為控制的手段後,孩子也跟著開始改變,我不再使用情緒做為工具,而是保留情緒做為最真實的情感流動。同時我開始練習「精準定義自己的情緒」,並且「使用語言說出口讓孩子認識與理解」。

再來面對孩子的「怒」、「哀」和其他情緒,我開始練習區分是「工具情緒」和「真實情緒」,有一種簡單的區分方式大家可以偶爾試一下,當孩子陷在情緒當中而我們「轉移」情境,例如跟孩子說:「我要去買冰淇淋,你要去嗎?」(當然買冰必須在行程規劃內,不是讓孩子覺得有情緒就可以吃冰)如果孩子立刻收起情緒說「好」,或是行動就是「追上來」的,那麼剛才的情緒通常只是「工具情緒」而已。陷在「真實情緒」當中,是很難以自拔的呢!

而更高層次區分「工具情緒」和「真實情緒」的方式,就得要來自於對孩子的深度瞭解了。

從幼學老師的記錄裡,孩子在前半段其實是夾雜著「工具情緒」在當中,因此還會有作勢要打媽媽的動作,就是希望「加強」工具情緒的力量。

然而在老師與媽媽「溫和而堅定」的陪伴,堅守「同理而不同情」、「陪伴而不介入」的原則下,讓孩子逐漸放下了「工具情緒」而面對「真實情緒」。

而真實情緒就像海浪般,是會一波接著一波,不過起伏會愈來愈小,最終,孩子會完全放鬆自己的身體。

Q:為什麼老師要抱緊孩子,然後孩子放鬆、老師也放鬆呢?

孩子出現攻擊或以肢體「弄」大人時,老師會以第三者的角度,以身體成為「界線」,抱著孩子讓孩子知道他的肢體行為是被禁止的。

沒有人喜歡被限制住,因此這樣的作法是需要親師生三方彼此信任,對於「以肢體攻擊大人」的合理結果,然而老師並不是無限上綱的擴張自己的權力來限制孩子,而是以語言和肢體同步讓孩子知道:「選擇權與決定權在孩子身上」。

當孩子放鬆、老師也會跟著放鬆;當孩子緊繃、老師也會跟著緊繃;當孩子承諾不再以肢體攻擊別人時,老師就會相信孩子,然後完全放開。

Q:父母適合以上述方式和孩子互動嗎?

通常孩子會出現攻擊行為,往往是有針對性的,此時如果家庭中有另一位大人,是可以由第三者執行相同的「溫和而堅定」肢體界線。

但若沒有第三者協助,則父母只需採取「防衛」方式,也就是若孩子要攻擊父母,父母可以輕握住孩子的手,擋住孩子的攻擊,同時請孩子到冷靜角調整情緒,若孩子不願意,則父母可以自己到冷靜角,請孩子暫時不要打擾父母。

Q:如何判斷有沒有「走完情緒」呢?

如果情緒有走完,孩子就像是完全沒有發生過剛才事件一樣,甚至還會更輕鬆、更快樂、更貼心、更溫暖;如果情緒沒有走完,孩子就會藉由一些小事件再重燃一次情緒。

Q:回到家庭端,在沒有展賦老師協助時該如何面對?

家裡要有「冷靜角」提供孩子或父母做為情緒調整使用,在外面也可先安排規劃某一區較不受外人打擾的空間做為「暫時冷靜角」。

我們家當時去賣場或百貨公司,就會先約定好某一個樓梯間,若是在戶外就會約好回車上冷靜。

再來就是父母的情緒千千萬萬不能隨著孩子的情緒起伏,我知道它很難,但它很重要!因為只要我們的情緒會隨孩子起伏,代表我們「放任」孩子使用情緒「控制」我們;而我們也不是省油的燈,當然也會用情緒「控制」回去孩子身上。這樣的親子關係連平等都達不到,更別說希望共好了!

因此當孩子有情緒、特別是負面情緒時,先靜靜地陪伴在孩子身旁,也不要把孩子抱著、摟著,這都是用肢體在傳達「孩子的情緒是父母的責任」。

在孩子情緒的空檔(換氣或較平緩時),可以試著轉移情境(要不要一起去做⋯⋯),但若孩子不回答、不願意、沒反應,就不要再試第二次了,因為孩子通常已經進入真實情緒當中,就陪伴孩子走完情緒吧!或是讓孩子在冷靜角但看得到父母也是一種方法,但這需要經常的練習和預演。

每個孩子在學齡前,最好都能夠有很多次「完整走完真實情緒」的經驗,而不會被大人轉移或壓抑,孩子才能感受到情緒的力量,才能為自己的情緒負起責任,也就更不會使用情緒做為工具了!

不過老話一句,孩子要改變的速度是很快的,反而是我們身為父母的大人,從小都沒有「完整走完情緒」的經驗,甚至還會覺得負面情緒不好、丟臉,因此安排時機讓自己「好好生氣、好好大哭一場」,也是很重要的練習喔!

【延伸閱讀】

趙介亭:我問孩子要不要單獨約會,孩子卻說不要

家長問:「老師,我問孩子要不要單獨約會,孩子卻說不要耶!那我該怎麼辦呢?」

我們推動有兩個以上的孩子,每週固定與孩子「單獨約會」:就是由父母雙方或其中一人,在某段時間只陪伴其中一位孩子,共同做孩子和父母都開心的事情。

長期且穩定的單獨約會,可以讓每個孩子都享受到父母在當下全心的陪伴與全部的愛,當「有人愛」這項需求被滿足時,就會延伸到手足關係與家庭關係上,讓關係更加共好。

既然是滿足孩子的「需求」,就不用「問孩子要不要」,基本的立場是「我們需要單獨約會」,然後開放孩子「選擇內容的自由」。(就像我們不問孩子要不要吃飯喝水,但孩子吃多少喝多少則由孩子自己決定)

在初期剛開始單獨約會時,也不適合開放無邊無際的空間讓孩子空想,而是提供2-3個「可行的、孩子喜歡的選項」讓孩子決定。例如時間選項:「單獨約會想要半天?還是一天呢?」地點選項(和時間有密切關連):「你想去遊樂場?還是公園呢?」事情選項:「你想要騎腳踏車?還是去游泳?」

依據我們的經驗和觀察,沒有孩子不愛單獨約會的,但過程中有可能發生下述的狀況:

一、父母約孩子單獨約會,孩子卻說不要

若是發生在單獨約會的初期,通常是因為孩子沒有單獨約會的經驗,對孩子來說「全家人一起」才是應該的,孩子對於未知的事務本來就有排斥的可能,此時父母只要溫和地同理孩子的心情,同時堅定地執行單獨約會,在累積幾次正向經驗後,孩子就不會再拒絕父母的單獨約會,反而會期待每次的約會時間呢!

但若已經單獨約會了幾次後,孩子仍然拒絕父母,通常反映出親子關係存在著議題需要處理,最常見的是單獨約會的過程中,父母不自覺地給予孩子建議、規定、批評、限制,這樣的約會存在著「上對下的縱向關係」,孩子在過程感受到壓力而不是愉悅,當然不會想再跟父母單獨約會啦!

也有的父母,在單獨約會的選擇上過於單調,每次都是類似的活動,甚至只提供父母喜歡的事,而不是孩子有興趣的領域,幾次下來,孩子就會感覺乏味,也就不想和父母單獨約會了,因為留在家裡可能還更有趣呢!

二、單獨約會的過程中,孩子一直問另一組(人)在做什麼

從和孩子的相處中,感受到多數的孩子已經習慣「不看自己擁有什麼,而是看別人擁有什麼」,也就是「吃碗內、看碗外」,這也反映出目前的整體教育氛圍重視「與他人比較」、「齊頭式的公平」,孩子從生活經驗無法理解「平等」與「公平」是不同的,盲目地追求公平,卻永遠也追不到全然地公平。

初期面對孩子一直問另一組(人)在做什麼,先別氣餒、也不需要回答孩子、更不要現場撥電話給另一組,而是跟孩子說:「回家後我們會有彼此分享的時間,現在就讓我們開心地約會吧!

如果孩子很在意另一組做了什麼事,在初期也可以採行「隔週交換」的方式,我們家也經歷過這段,粉圓去了三峽老街,隔週就換綠豆去三峽老街。同步我們也要在生活中,降低對孩子之間的比較,減少哥哥就應該要如何、弟弟就必須要怎樣的慣用語。

三、留意孩子的體貼與配合

對許多父母而言,孩子能夠體貼與配合,是三生三世的福份呀!為什麼反而我們要請父母「留意」呢?

因為許多體貼與配合的孩子,已經習慣於忽略自己的需求,將生活的重心放在滿足別人的期望之上,長期下來所形塑的性格就是「為別人而活」,逐漸失去自我。

當孩子體貼與配合時,父母可以用「我訊息」給予最真實的回應,也可以鼓勵孩子。同時父母也要讓自己有機會去體貼孩子、配合孩子,更重要的,是引導孩子思考「自己」是誰?興趣是什麼?目標在哪裡?

 

期待更多的家庭,可以在單獨約會、以及整體親子關係邁向共好的過程中,累積家庭的幸福感,做為孩子成長的重要養分!

《延伸閱讀》

趙介亭:「要準時」等於「不遲到」嗎?

文:趙介亭(綠豆粉圓爸)

DSC07317

時間常規,是孩子建立自立能力的第一步,因此是教養和教育當中很重要的一環。

從孩子出生後,就可以依據孩子和自己的作息,找到最適合彼此的時間流程,然後記錄下來。

有的孩子睡眠需求較大,在午休和晚上睡覺的時間就會需要長一點;有的孩子活動需求較大,在戶外遊戲的時間就會需要長一點。

如果孩子的需求,和父母的需求不同,例如不愛睡覺的孩子遇上了需要睡覺的父母,那麼父母就會需要「支援團隊」,無論是親朋好友、或是到宅保姆、甚至是讓孩子進到合適的學校,讓父母自己的需求得以滿足,才有足夠能量可以給予孩子和家庭。

親子時間表的輔助工具

孩子2歲之後,就可以和孩子一起完成「親子時間表」,方式可以參考下述文章:

因為時間對於孩子非常抽象,好玩的時間,一小時像一分鐘;無聊的時間,一分鐘卻像一小時,因此儘早讓孩子藉由工具的輔助,並且讓孩子從觀察時間表熟悉時間變化,是很好的作法。

我們建議孩子要有兩項時間輔助工具:(1)手錶、(2)計時器,這兩項在8歲之前,最好是使用「數字」呈現時間的,因此在家庭當中,也可以準備數字的時鐘,等到孩子對時間有感覺之後,再帶孩子理解「指針」式的時鐘。

時間輔助工具並不需要花大錢購買,像手錶和計時器可以從39元商店讓孩子自行挑選,讓孩子擁有工具比較重要。

有了親子時間表後,就不需要回答孩子「接下來要做什麼?」的問題,而是讓孩子自己去看時間表,協助將手錶或時鐘的時間與時間表相對應。

有了計時器之後,孩子也不用再擔心還可以玩多久?爸爸媽媽什麼時候才能來陪我玩?由孩子自己按下時間,計時到了自己按掉,讓孩子為自己的時間負起責任。

改變遲到文化

「遲到」似乎已經成了台灣的文化之一,但我們並不喜歡這樣的文化,因此除了從自己做起之外,也將改變落實在展賦非學校當中。

在課表上,我們印著「8:15-8:30 上學、8:30-9:00 人際時間、9:00-10:00 體育課」,人際時間是學習的緩衝,讓孩子從人際互動開啟一天的學習旅程。

因為人際時間不是「課程」,一陣子之後,我們就發現有孩子開始在9點整「壓線」抵達,因為9點整我們就會外出進行運動課或社會課,所以9點抵達的孩子完全沒有做好學習準備的時間。

為此,我們召開了師生會議,和孩子共同討論了9點到教室所造成的個人影響和團體困擾,孩子們共同決議需要10分鐘的準備時間,因此訂出8:50之前要到教室的常規。

再來有孩子和父母說:「遲到沒關係,我知道在哪裡運動」,然後要求父母送他過去,由於這樣的做法也沒有讓孩子為自己的時間負起責任,因此我們再召開了師生會議,做出決議是依據課程時間表,這個時段遲到,就下一個時段再加入。

例如8:50沒有到教室,就無法外出參與體育課和社會課,孩子就必須在下一個時段加入團體。孩子和父母都不要趕時間,因為反而容易發生危險或意外。

有了這樣的決議,卻也發現部份孩子只是將「壓線」時間從9:00提早到8:50而已。

再過了半年,我們將觀察孩子「人際議題」的面向回饋給孩子們,往往錯過人際時間的孩子,卻又是最需要人際互動的孩子,也因為錯過了人際時間,造成孩子必須在其他時間吸引其他同學的過度關注,反而讓自己身陷錯誤目標當中,因此我們召開師生會議,將上學的時間訂在8:15-8:30之間,讓孩子有充裕的時間進行人際互動。

「要準時」等於「不遲到」嗎?

我們也從「慌張先生」的繪本引導孩子思考:「要準時」等於「不遲到」嗎?

有的孩子覺得一樣、有的孩子覺得不一樣。

我們帶著孩子從課程時間表來看,「要準時」代表的是8:15-8:30這個區間、而「不遲到」則代表著8:30這一刻。

孩子說:「我懂了!『要準時』可以讓自己不急不趕,感覺很輕鬆;但是『不要遲到』往往就會很急很趕,覺得很緊張呢!」

如果我們的「時間管理」是從「要準時」的角度出發,那麼孩子和家庭要試算的,是8:30要抵達教室,需要多久的前置時間、幾點出門、幾點起床、前一晚幾點睡覺⋯⋯,也就可以試算出來。

但如果時間管理是從「不要遲到」的角度出發,那麼孩子和家庭就會經常處於「趕時間」的緊張和忙亂,對親子雙方的情緒和關係,都不會有正向的加分。

讓孩子對時間有感覺

談了那麼多,就是因為很多孩子上了小學後,仍然對時間是無感的。(我相信可能很多青少年也是如此)

要怎麼測試孩子對時間有沒有感覺呢?只要問一句:「你今天是幾點幾分出門的呢?」

回答不出來的孩子,無奈地聳聳肩,告訴我:「我都是我媽說出門的時間出門,所以我不知道是幾點幾分呀!」

父母習慣當孩子的時鐘、鬧鐘和計時器,就會剝奪了孩子從體驗時間、感受時間所累積的「時間管理能力」。

把時間的自主權,逐步的還給孩子吧!從時間表、輔助工具、到每天時間流程的執行,讓孩子從體驗時間開始,然後感受時間的流逝,進而才能進入時間的規畫與管理。

同時家長也要一起從觀念來改變,從「不要遲到」改變成「要準時」,然後落實在我們的日常生活當中。

趙介亭:孩子有興趣,父母不要急著找課程

文:趙介亭(綠豆粉圓爸)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「孩子對OO很有興趣,我已經在幫他找課程了」,這五年來,我聽過不少父母這麼說。

OO代表的可能是跳舞、繪畫、音樂、溜冰、游泳⋯⋯等興趣。

在展賦非學校的班群會議中,我們和孩子一起定義了「興趣」,需要同時包含下列要素:

  • 讓自己開心、愉悅、快樂的事情
  • 扣掉身體的基本需求:吃、喝、拉、撒、睡
  • 會主動、自發性的安排時間去做
  • 加上「行動」!
  • 不會傷害自己的身體

以目前教育市場的蓬勃發展,尤其對於居住在雙北市的我們,很難有哪一項興趣是找不到課程、尋不到老師的。

於是「孩子有興趣」,然後「父母找課程」,好像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下一步了。

上課,有時反而摧毁了孩子的興趣

好景不常,快則一個月、慢則六個月左右,我會聽到父母這麼說:

「孩子說他不想要去上OO課了,我對孩子說:『當時是你有興趣、也是你決定要報名的、我也花了錢撥了空陪你來了,你怎麼能夠說不上課就不上課呢?』老師,這樣子豈不是讓孩子覺得做事情可以半途而廢嗎?」

這句話包含了好多資訊,我們試著將它拆解開來:

「孩子說他不想要去上OO課了」

不想上課的原因有千百種,可能來自於孩子的興趣改變了、可能老師的教法不適合孩子、可能和課程中的難易度有關、甚至可能孩子和班上其他同學吵架了⋯⋯,太多可能性了,因此若從《阿德勒心理學》的目的來看,基本上就是孩子在課程當中找不到「歸屬感」。

多數的孩子,不是不知道自己承諾過,也知道父母已經繳了學費,甚至無法退費,但當孩子面臨一個沒有歸屬感的環境,父母卻堅持要孩子留在當中,也是為難了孩子。

「所以孩子持續上課就沒問題嗎?」

我們不從有沒有問題來看,而是需要回歸到「興趣」的本質,孩子是否「會主動、自發性的安排時間去做」?

許多課程和老師,為了招生需求始然,必須十八般武藝、花招盡出,孩子很愛上課、很愛老師,因為很好玩很有趣。

但孩子在空閒的時間只看電視、在假日的時間反而不碰這項事物,其實孩子的興趣早就被摧毁了,只是上課很有趣、老師很風趣、所以家長誤以為孩子有興趣而已。

「當時是你有興趣」

我們認為孩子「需要三分鐘熱度」,關鍵字不是三分鐘,而是「熱度」。

孩子的時間就那麼多,如果每一項事物,都花長時間投入,孩子能夠接觸的面向就很少了。

因此我們鼓勵學齡前的孩子,廣泛的「探索」各個領域,運用身體的五官、五感學習;

到了小學階段,從探索的領域中找出十項以上的「興趣」,安排空閒時間和家人一起進行興趣相關的活動;

再到中學階段,再從興趣當中篩選出五項左右來發展「能力」,此時仍只需以同儕、書本、網路資源來「自學」。

一直到高中階段,從能力當中挑選一兩項成為「專業」,這時再「拜師學藝」即可。

「也是你決定要報名的」

當下孩子是有興趣的,當下孩子也看到父母眼中閃爍的光芒,當下的環境、老師、同儕也都有強烈吸引力,因此在當下孩子決定要報名,是可以理解的。

「我也花了錢撥了空陪你來了」

這樣的句型其實很常出現在親子對話當中,但卻隱藏著「我有恩於你、你該知恩圖報」的「有條件的愛」,雖然這三句話都是事實,但其實和孩子當時做了報名的決定、現在做了中止的決定並不相干呀!

不過現在坊間的課程,多以「一期」為單位,而且中途退出不見得能夠退費,因此從「財務」上的考量,是可以理解父母的為難之處。

因此我們家會經由家庭會議,由孩子從自己的壓歲錢當中提供「年度學習經費」,當孩子真的很感興趣想要拜師學藝時,則會由這筆經費來全額或部份負擔學費。

「你怎麼能夠說不上課就不上課呢? 」

其實孩子會跟父母說不想上課,就表示孩子正在尋求解決方法呀!

當然,孩子這麼說,背後可能有其他的行為目的,這需要父母和孩子進行對話來釐清和瞭解,至於是否立即中止課程?還是上完整期後不再續報?就會需要個案的討論了。

「這樣子豈不是讓孩子覺得做事情可以半途而廢嗎?」

其實這類的「恐懼」經常縈繞在父母的心中,總會覺得如果小的時候不扶正,那麼等到長大後豈不整棵歪掉?

從教育工作者或父母的角度來看,的確在孩子發展的過程中,協助孩子建構屬於他自己的「性格與價值觀」是很重要的議題,但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不能從恐懼的角度出發,而是要以「勇氣」的心態去面對。

此外,也不能無限上綱,孩子的性格影響層面太深太廣了,並無法以單一事件就直接造成未來的性格喔!

父母能夠怎麼做呢?

無論孩子年齡幾歲,當孩子表達對某一項事物感興趣時,父母要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:

「每天安排一小時的時間,和孩子一起探索這項興趣!」

我知道現代父母都很忙,每天十分鐘都很難了,哪裡有一小時的時間?那也可以換算在週末兩天合計五小時的時間。啊!連週末都沒時間?

其實,父母急著找課程,有時候並不只是全然因為孩子有興趣,而是「把孩子外包」呀!

也有父母說:「我有時間、也有意願安排,但孩子喜歡的興趣,我不會呀!」

我理解父母的擔心,但從孩子的角度,其實孩子並沒有要我們「教」他呀!孩子需要的,是和父母一起「同樂」,藉由同樂的過程中,不但可以讓孩子的興趣動機更強烈,還可以增進親子關係,是一舉兩得的方式。

比起送孩子去上課,父母花了大筆鈔票,卻只能隔著玻璃窗看著孩子,「和孩子一起探索這項興趣」的CP值真是太高了!

父母如果不會,就和孩子「一起學」,無論是從網路搜尋,或是尋找有興趣、有能力的家庭一起,都是很好的方法。

當父母和孩子一起同樂一年以上,而孩子對於這項事物也愈來愈有興趣時,同時父母也遇到瓶頸或資源不足了,此時再和孩子「一起找課程」,同時也維持同樂的時間,讓孩子有機會在家裡分享所學,才是延續和拓展孩子興趣的方式呀!

趙介亭:時間規律以前,談任何常規都是無效的

文:趙介亭(綠豆粉圓爸)

2006-10-31 上午 10-34-25

無論幾歲的孩子、甚至是大人,都需要一個規律的時間。

幾點睡覺、幾點起床、幾點吃飯、幾點遊戲、甚至幾點大便,都需要形成規律。

很多大人的童年經驗,覺得規律的時間是一種枷鎖、禁錮、限制,因此潛意識中就想要突破時間的規律。

我知道,因為我自己就是。

但跟著大人一起沒有時間規律的孩子,生理和心理都會嚴重的受損。

生理上,容易生病、容易哭鬧、容易發脾氣、容易呈現放空、容易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、容易讓外人以為是過動或妥瑞;

心理上,因為時間沒有規律,表示要不是依大人的指令,大人說該怎樣就怎樣,不然就是聽小孩的要求,小孩想怎樣就怎樣,然後錯誤目標中的「權力鬥爭、破壞報復」就延伸成為不良行為了。

這麼嚴重嗎?

這五年觀察上百位孩子的經驗,就是這麼嚴重。

無法落實時間規律的家庭,往往是把放任、溺愛、威權、忽視誤以為是民主教養了;

無法落實時間規律的父母,也很難在生活其他層面「溫和而堅定」,而會依心情起伏,成為最危險的「不一致教養類型」;

無法落實時間規律的孩子,在對事情、物品、地點、人的常規上,也將呈現混亂的狀態,甚至會認為常規就是一種枷鎖、禁錮、限制,然後把生活重心放在對抗上。

而孩子也會不斷地測試父母,因為從時間的經驗上,孩子累積的經驗就是父母是變動而不是規律的,所以一哭二鬧三耍賴的劇本就會不斷出現。

這樣的孩子,不但不會願意遵守「他律」,更離「自律」愈來愈遙遠了。

時間規律,不只是固定幾點幾分做什麼事而已,更重要的是「讓孩子教我們如何教他」,帶領孩子觀察並瞭解自己的時間需求。

以睡眠為例,如果孩子需要別人叫他起床、容易有起床氣、起床後精神渙散、白天頻頻打哈欠、體力腦力心力不濟,就表示睡眠的質與量是有狀況的。

而互為因果的,由於孩子往往已經和父母處於權力鬥爭的戲碼當中,因此若只是父母「叫」孩子去睡覺、「叫」孩子去遵守時間常規,不但無效,反而只會讓孩子更加抗拒(前面有寫到,孩子會把生活重心放在對抗上)。

父母能夠怎麼做呢?

召開家庭會議吧!討論並制定出符合「孩子」發展需求的親子時間表,然後先由「父母」開始執行與落實。

難道孩子需要9點睡著,父母也要9點睡著嗎?

是的,身教重於言教,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。習慣晚睡的我,也曾經有半年的時間,和孩子一起在8點多熄燈睡覺,然後凌晨4、5點再起床工作。

在親子時間表內,安排足夠的與孩子互動的時間、安排充裕的睡前儀式和窩窩心時間、也安排給自己的時間。

接著,父母該起床就起床、該吃飯就吃飯、該出門就出門、該陪孩子玩就陪孩子玩、該屬於自己的時間就做自己的事,以行動呈現給孩子,父母正在落實時間常規,也邀請孩子一起加入,讓彼此的時間愈來愈順暢。

當然,父母的下班、休閒、追劇等時間,會因為早睡而減少,但如果父母不願意,孩子也可以要求延後睡眠時間來做他有興趣的事情呀!

每週的家庭會議,都可以對於時間表進行微調,然後就執行一個星期。

時間,是人類唯一公平的事情,也是人類無法改變的事情

父母和孩子一起善用睡覺以外的時間,而不是寄望於該睡覺而不睡覺的時間。

當時間規律了之後,代表家庭正式進入「法治」而非「人治」的模式;代表父母願意溫和而堅定地以身教示範;代表孩子從他律邁向自律、同時珍惜自己擁有的(清醒的時間)而不再追求自己沒有的(該睡覺的時間)。

接著,親子就可以再來談其他的常規了。

否則在時間規律以前,談任何常規都是無效的呀!

延伸閱讀

 

趙介亭:孩子有愈來愈好帶、親子關係有愈來愈幸福嗎?

文:趙介亭(綠豆粉圓爸)

十年前,我回家當全職奶爸時,就像是走入迷霧森林般,搞不清楚孩子怎麼了?也不太瞭解該如何與孩子互動,當時教養資訊並不多,因此很容易就使用自己童年殘缺的印象來教養孩子,傳統教養的「打、罵、賞、罰、威脅、利誘」六大家法是家常便飯。

當然,如果這六大家法就有效果,今天我就不需要寫這篇文章了,使用這六大方法,我覺得就像使用「類固醇」,當下很有效果,但副作用與後患無窮呀!關於六大家法的議題,我想我得再另行撰文說明了。

十年後的今天,教養資訊卻多到嚇死人,除了台灣本土的教養專家、書籍、雜誌、直播、課程、演講之外,來自於國外的說法更是多元:德國媽媽這樣教、美國媽媽那麼做、法國媽媽又多麼優雅等等。

十年來,教養資訊愈來愈多,依照常理推論,教養應該愈來愈容易、孩子應該愈來愈好帶、親子關係應該愈來愈幸福才是呀!

各位客倌,您覺得上述三個問題的答案是?

我認為教養資訊愈來愈多,這是不可逆的事實,但教養卻變得愈來愈複雜、孩子卻變得愈來愈難帶、親子關係卻變得愈來愈多衝突!

為什麼?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,也經由與孩子、家長的對談中,試圖找出答案。

我找到的第一個答案,就是多數家長在談「教養」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「改變孩子」!

理性的我們都知道,要改變別人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,除非對方願意被改變。

然而身為父母的我們,卻一昩的想要改變孩子,試圖讓孩子達到我們心目中的那個「完美小孩」。

所以我們不見得會和陌生人打招呼,卻要求孩子要跟鄰居打招呼(對孩子來說,鄰居是陌生人);我們開車超速、逆向、闖紅燈,卻要求孩子要守法有規矩;我們東西壞了再買,卻要求孩子不可以一直花錢買玩具;我們下了班回家就想放鬆追劇,卻要求孩子要把學校的工作(回家作業)在家裡完成;我們對孩子發脾氣、處罰孩子、要求孩子聽話,卻要求孩子不可以發脾氣、不可以欺侮弟妹、不可以要求父母說話算話…

如果你是孩子,又作何感想呢?

但孩子很需要父母、很愛父母,所以多數的孩子們,其實都有經歷過「盡可能滿足父母期待」的時期,直到有一天孩子發現,無論他怎麼做,都永遠達不到父母的標準,因為父母會說「好還要更好、更上一層樓」,然後將標準不斷提高。

此時孩子就崩潰了、叛逆了、反抗了、鬥嘴了、變壞了、不合作了、離家出走了、結束生命了…

這樣的結局,絕對不是父母所期盼的。而「千金難買早知道」,現在免費就讓你知道了,你又會怎麼做呢?

「共好教養」的理念源自於《阿德勒心理學》,之所以定名為「共好」,代表所重視的就是「我好、你也好的關係」,擺脫單向式的「小孩有耳沒嘴」、也抛棄逆向式的「大人逆來順受」,而是親子雙方、甚至是整個家庭的每一位成員,都需要一起做出努力和改變。

共好教養可以分成六大面向(是要用來抵抗六大家法嗎?)分別為:

  1. 改變自己
  2. 了解孩子
  3. 重塑關係
  4. 落實常規
  5. 管理情緒
  6. 面對挑戰

如果對應我的書《綠豆粉圓爸遇見阿德勒的九堂教養課》:

  1. 改變自己:第1課 改變孩子之前,先改變自己
  2. 了解孩子:第2課 讓孩子教我們如何教他、第3課 了解孩子的行為
  3. 重塑關係:第4課 看見孩子的亮點、第5課 優質的幼年經驗、第6課 共好的親子關係
  4. 落實常規:第7課 溫和而堅定的態度、第8課 自然或合理的結果
  5. 管理情緒:第9課 面對孩子的挑戰-情緒
  6. 面對挑戰:第9課 面對孩子的挑戰-人際、學習、金錢、手足

「傳統教養」與「共好教養」,是二選一的抉擇,無法兼得、也無法並行,因此父母可以自行評估,哪一種教養方式營造的親子關係才是自己想要的?或是採行傳統教養卻反而招致反效果,也可以試著挑戰使用「共好教養」喔!

至於要怎麼做呢?我會一步一步的以文章進行說明喔!(握拳)

趙介亭:報喜不報憂的孩子

929E817B-6C0C-4276-86BB-6CD04AC1EB10

前天分享了「報憂不報喜的孩子」文章後,陸續收到幾位媽媽的詢問:「我的孩子是『報喜不報憂』,有什麼我需要留意的嗎?」

(報憂不報喜的孩子:http://wp.me/p8mWql-2qF

我們一樣秉持阿德勒心理學的核心概念,不去追究「為什麼」(原因),而是觀察孩子「為了什麼」(目的)。

(1)報喜不報憂,證明自己有人愛

每個人的一生都在尋覓「歸屬感」,而歸屬感當中最關鍵的,就是「有人愛」了。

孩子從出生後就開始與他人進行互動,在互動的過程中感受自己是否被愛,或者從觀察別人的互動,來判斷哪些行為會得到愛?哪些行為會失去愛?

當孩子認定唯有自己「表現良好」才能得到愛時,自然會選擇「報喜不報憂」,因為如此才能表示自己是好的、是有人愛的呀!

這樣的孩子,往往是大人眼中的好孩子、好幫手、暖男、貼心女,但從我們的角度會覺得為他人而活很辛苦,所做所為都是為了得到別人對他的愛呀!(不過當事人倒不一定這麼覺得)

父母可以做的,是展現「無條件的愛」,但這知易行難,需要先練習「溫和而堅定的態度、自然或合理的結果」,讓孩子理解孩子的行為是源自於自己的選擇,父母只能陪伴孩子面對,但無法幫孩子承擔責任,進而孩子才能瞭解,無論自己的行為如何,都不會改變父母對孩子的愛。

(2)報喜不報憂,證明自己有權力

孩子從需要他人協助的嬰兒,逐漸長大成人,需要發展自己「作主的權力」,而選擇「報喜不報憂」的孩子,有時候也只是證明自己有權力決定要和父母分享的內容。

而我們也遇過部份孩子,因為老師很會跟家長「報憂」,每天聯絡簿或LINE都密密麻麻數落著孩子的不是,那麼孩子又何必多此一舉呢?只要負責報喜就好,也能讓自己平衡些呀!

這樣的孩子,通常期待在生活中有更多作主的機會,也算是正向積極的孩子。

父母可以做的,是讓孩子在食衣住行等生活議題上,盡可能讓孩子自主自理,別當孩子的傭人、衣架、鬧鐘、洗衣機、司機⋯⋯。

(3)報喜不報憂,證明自己有價值

每個人都有喜、怒、哀、樂等情緒,也都會影響和感染他人,喜和樂會讓人同感愉悅,因此我們稱它為「正面情緒」,而怒和哀則會讓人感到壓力,因此我們稱它為「負面情緒」。

無論是正面或負面情緒,都是「正常」的情緒,並沒有對或錯、好或壞,要留意的是情緒「抒發」的方式和管道,而不是標籤情緒本身。

然而不知從何年何月開始到現在,在教養和教育當中,還是經常聽到:「這樣也要生氣喔」、「有什麼好生氣的」、「都是你讓我生氣」、「不要哭」、「再哭我打你」、「愛哭鬼羞羞臉」⋯⋯等話語。

孩子也就這麼在耳濡目染中,定義了怒和哀是錯的、是壞的、是不可以有的情緒。

因此部份「報喜不報憂」的孩子,認為生活中如果存在著「憂」的事情,也就表示自己是錯的、是壞的,當然能不說就不說啦!不然說了,降低了自己在別人心目中的地位和價值,那還得了!

這樣的孩子,往往也很好面子、在意輸意與公平,因為孩子的價值感是來自於外人對他的評價,而不是內發性的悅納自己。

父母可以做的,是以「鼓勵」取代「讚美」,讓自己敢在孩子面前生氣和流淚,但不是「對」孩子生氣、或「因」孩子而哭,而是有一個公開的冷靜角,以身教示範如何調適自己的情緒。

(4)報喜不報憂,證明自己有能力

不少孩子和我們分享,只要跟父母說自己發生的事,尤其是不好的事,父母就會急著給建議「你應該要怎麼做」、或是指責「你怎麼會這樣咧」、或是捲起袖子公親變事主「我明天去學校處理!」

一次次的經驗,讓孩子感覺自己在父母的眼中是沒有能力的、是差勁的,好像自己所做所為都不能被父母認同和肯定。

但孩子又覺得自己是有能力面對和處理的,於是「報喜不報憂」就水到渠成啦!

這樣的孩子,一方面我們要肯定他很有GUTS!但另一方面我們也不免擔心孩子在事情的拿捏上是否精準,是否讓父母錯失了第一時間提供協助的良機。

父母可以做的,是在孩子分享生活點滴時,肯定孩子的應對進退,不要把「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」掛在嘴邊,只要沒有立即性的危險,都讓孩子先執行自己想出的解決方法吧!如果父母真的忍不住想要提供建議,也要記得在建議的最後加上一句「要不要參考,仍然由孩子決定」囉!

「報喜不報憂」的貼心與危機

父母無須過度焦慮,我們仍要肯定孩子的貼心,希望我們感受到孩子的喜與樂;而父母可以將自己的擔憂與孩子說明:「為什麼父母會期待孩子報喜也報憂呢?」因為彼此都要成為被信任的人,無論喜或憂,都是值得分享與聆聽的,父母提供的是協助而非介入、支持而非支配,當孩子安心自在後,就會喜憂都分享啦!

當然,父母也要願意撥時間聽孩子說話才行,否則孩子幾次「熱臉貼冷屁股」後,就什麼都不想報囉!